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晚餐有感

昨天晚餐到校園另一個角落去吃

剛好電視新聞播出某大學買賣學位的事情。
學生因為看到學校的招生廣告而參加,只要修滿學分班的學分即可獲得大學文憑
這些學生平時都有自己的工作了,所以利用晚上的時間去修課。

兩年過去,他們發現學校的廣告不實,他們只能拿到學分修習班修滿的證明書,而不是文憑。一夥人商量不讀了不讀了,要休學。鬧上新聞。看到這些學生的樣子,就會想到自己或一些普通大學生是否也有這樣的問題。老師有時候會嘆氣,為什麼學生不受教,不懂得把握時間,渾渾噩噩只想過關等等。總以為現在的文憑像以前一樣保值,但實力和態度、克服困難、了解自己的人生需求情況才是最重要的。

不只是一個用金錢和時間交換的文憑,而是在這個時間裡面好好發展自己、探索世界。
假如文憑因故用金錢和時間換取不到,就大喊讀書無用。那麼這只是一場交易而已,沒有真心和用心。應該是用心以後還做不到,才想辦法改善。事實上,本來他的用處不是只讓我拿了一張文憑,而是訓練出來的專業知識或完成的成就感、喜歡、待人處事的方法、有珍貴的時間能探索了解內在和外在。但是總是有許多人因為生疑惑或挫折而倒在學校裡面,一個人起不來。這些人找不到人或不知道怎麼回答或解決自己的問題。

原先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更不是文憑買賣的地方。但是社會的變遷、資方的需求和政府的教育政策,讓學校必須像這樣去產出社會需求的人才。越來越多的碩士班只是顯示了大學也把自己當成營利機構。而裡面的教授的和外面的需求常常不那樣有直接相關,學生得好好學著怎麼善用在學時間。

大部分人都需要一份工作,視情況換過幾次工作、照養父母、度過這生、完成自己對自己的期許,有些人是工作上的,性靈上的,或是組成家庭。只是路徑不同。
很少人會走上學術路線,或適合學術路線。那不一定比較好。但是學校的教師只知道學術路線的事情,從高中上來的孩子如果太乖,也會以為只要被動接受老師就能獲得很好的結果。但是大學時代其實老師給的不多,想走上學術路線的人得自己拼命從老師或書本那裡挖掘,他們會有一種與知識為伍而不是與人為伍的特性。


應該做的是知道自己以後要幹什麼。


從一開始注意別人的觀感、符合別人的期望,最終還是得符合對自己的期望、讓自己快樂。從一開始我就做不到了,究竟是窩在學校和家庭的舒適圈太久,還是怎麼了。我不知道。

我的探索,似乎沒有好好開展過。即使上帝給我這些時間,似乎也白白流失掉了。因為我在學術路線上,看到了太多不開心,而不知道其他的路上,不開心和浪費是否比較少、報酬比較多。終歸來說,我們依舊是用時間勞力來換取些什麼。

很想跟自己說,承認吧,你就像是睡了很多年醒來,發現時間很多時,該嘗試的沒有去嘗試,才能知道適合與否。現在剩下的路不多了。讓我發現自己像是被矇騙一樣。被保護的很好、安逸的生活和自己的逃躲矇騙,沒有累積起什麼。

托爾斯泰的短篇小說集「人為什麼而活」,最後一篇「迎著光,向光明邁進」提到兩個少年時期的朋友,長大後的境遇有多大不同。一個富有而遵循社會價值去爭取一切令人稱羨的享受和成就,另一個貧窮而和基督徒快樂生活在一起,注重性靈的快樂。
故事中出現了三次的智者長老,每次都在出身富有的少年想離開那環境去嘗試時,勸戒阻止了他,要他先去符合社會上這個年紀時該有的成就和責任,不要逃避。隨著體能和經驗的改變,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追求。聽起來很有道理,可是這少年長成中年、中年長成老年,最後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他有了社交高位、權勢、財富、知識、華服、兒女和從年輕開始就有的許多情婦。所有享樂都有了,但是從來不快樂,只有得到時的暫時滿足,和失去時的痛苦。

這個出身富有的少年則是在老年時才放棄一切,幾十年前結縭時年輕漂亮有教養的妻子已過世,雖然在很久以前她也希望能一起加入基督徒注重內在而清淡的生活,但擔心當時年幼的孩子會沒有人照顧或沒有最好的成長環境。他們的兒子長大後就像當年的富有少年一樣放縱胡鬧。第三次碰上的智者則要他回去社會,分享這些經驗和智慧。

少年長成老年的他說「我並沒有什麼智慧啊。我一直活在迷誤之中,有些人老了,但並不因此成為智者,就像水,放久了陳腐後也不會變成酒」

他終於投向他的這個窮苦朋友,開始勞動,享受到那種平靜,雖然他在少年時期就有機會被邀請去了。他的窮苦朋友從年輕的時候就和後來的妻子在一起,不搶奪,只注重為他的教友和其他非教友付出。我不是要宣傳基督教或寄託於宗教,而是窮少年那樣的滿足快樂幸福,是有可能的嗎?

問了某個老師,他只說「因為他沒有做該做的事」。
每個人有每個人該做的事情,至於那是什麼…教授的回答大部分都是「讀書」,但我不知道。



也許是學校在市區的關係吧,我在這裡很常看到一些受傷的人。或是上了年紀、比較貧寒的人到學生餐廳來吃飯。打個繃帶、渾身是傷痕或是身體髒髒衣服破舊的。
以前在中正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看到的都是年輕健康、打扮整齊的同儕或師長。大家在一個設備豪華、地處偏遠的地方學習生活,要不是離開了那裡,真的會以為自己活在仙境。

有類似經驗的時刻只有在北科時,偶爾會有一些這樣的人出現在校園附近。
我真的在學校太久了,也從未試著為自己謀生。想到這個就不太舒服,這就是我過去幾年所想要的生活嗎?未來想要什麼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