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2日 星期五

腦力耗盡的一天

我很少有這樣的經驗,還有體力,但是已經沒有腦力了。
今天大概也是我上台報告最失敗的一次,不過大家都對我很好。
啊,不說失敗不失敗,我想講的是我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我要報告的題目是Strindberg的相關文章,照理說我應該可以講得很好很從容。畢 竟我考研究所的時候讀過他的幾個劇本和生平資料,這次的教 材也看過至少一遍 半了(事實證明,一遍半肯定不夠,如果你是好幾個星期之前看的,那肯定更不夠)

可是,我只是把Goran Stockenstrom的文章逐頁擷取出重要的句子,不是自己看完 文章後先列出一個架構,再把這些句子放上去。這些句子又是我幾個星期前弄的, 複習不 夠,根本記不得他的重要性和相關意義了。我手上的講稿資料就變成一堆 字而已,毫無意義。到最後我只能記得我最想講最感興趣的東西,那些一直纏繞在 我腦海裡的問題是自殺相關的訊息和感受。我有過這種感受,我了解為什麼,我想 告訴大家如果身處其中要怎麼「暫時」脫離出來。對我來說這就像難以痊 癒的疾 病,一直潛伏在我身體裡面,身體或心智虛弱了,那種感覺就強盛了起來。

最可怕的就是心底的另一個我會一直問:什麼時候?什麼時候你要死?訂個期限吧
有這種念頭的人,他們是困在自己的幻想世界裡面。最後被自己的幻想逼死,這樣 的人佔據自殺人數大概1/4的比例。為情所困或精神壓力大就屬於這種 的,明明衣 食無缺身體健康。自殺的人數裡面最大宗的原因是健康因素,可能得了絕症或久病 厭世,這樣的人佔了將近1/2。

Miss Julie裡面的自殺,是Strindberg所設計出來的結局。他已經精心設計好一個 情節讓觀眾都會相信,自殺是Miss Julie唯一的出路。可是如果我們抽離這個情節 帶給我們的幻覺,客觀分析一下,其實她還有其他的解決方案啊!如果想要保有自 己的名譽,可以用高高在上的 權力把Jean解僱了,反正外面的人也不會相信Jean 這個下人有可能會和伯爵的女兒發生性關係。只要Miss Julie一概否認就行了。
或是派人殺掉Jean,Miss Julie擁有的權力和資源實在比Jean多太多了。怎麼可能 是自己走上絕路,而Jean卻若無其事的活了下來呢?
但回來看看我們為什麼看戲的時候會被Strindberg說服。假如我們是Miss Julie, 我們確實也會有這種感覺。因為你要處理的不只是別人怎麼看待這件事情,或是這 件事情會不會曝光,你要處理的是自己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因為自己 是騙不了自 己的,就算再怎麼催眠洗腦自己,都很難忘掉或想通自己認定「犯下的過錯」。
而這個「認定」,又是從小長大的環境裡面告訴你的價值觀,所洗腦催眠你的。 Miss Julie不是沒有機會活下來,而是機會渺茫,因為她所相信的價值觀和從小接 受的概念,不可能讓她忍受這一時的意亂情迷而苟活下去。
Miss Julie是高高在上的伯爵女兒(其實從歷史事實上來說不是,劇情裡面有提到 這個家族的身世並非貴族),而Jean是一個打雜的下人。階級權威的關係似乎 是 永不可改變,但在特殊的狀況下,權力突然扭轉了。判定的價值觀改變了,連同觀 眾也陷入了這個奇怪的場合裡面。

Strindberg所做的,Goran Stockenstrom所說的,就是把這個幻覺(社會價值觀的 催眠、長久下造成的深信不疑)放到最大,遠遠壓過你理智的判斷,這樣舞台上假 的悲劇和荒謬 的情節就真實成立了。因為任何人在那種情況下都很有可能做出那 樣的判斷,或是一步步走向毀滅(這個毀滅來自價值觀的不連貫、人生信念的衝 突),結 束自己的性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