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6日 星期日

又是幾篇講大學生活的文章

我不該去感嘆的,因為我現在活在屬於我現在的當下。只能去往想要的方向,做好現在的事情。過去的就過去了。現在的每一秒都彌足珍貴,因為這關係到你的一生以及每個當下,總體上想擁有什麼樣的人生。多和前輩和同輩相處,不要被別人的經驗或自己的經驗束縛住,不要被自己的安定生活束縛住。越早明白這一點,越好。說起來Cindy也是早早明白這點的人。不管她用的是什麼方法。不過當時我還不能明白她的用心就是了。

一般來說,如果你不是中途離開大學去工作或因故轉換跑道。大學四年裡面大概可以認識上下七年的學長姊學弟妹,還不只是同系的,加上如果外系或社團、外校合作的活動。認識幾百個人是很正常的,不要只會跑活動。然後重點是,可以好好學習怎麼戀愛。不要有一次定江山的幻想,也不要有不珍惜對方的想法。學著怎麼在一起快樂,規劃未來的生活,若是有所不和或對未來的歧異,要怎麼和平分開。

這超重要的。不要覺得你現在的學校不好或同學無聊,重點是你現在的時間點極好。在一個極好的時間點裡面,做什麼事情都容易成功。在一個極好的環境裡面也是,可是無論如何都要把握住現在看得到遇得上的人,看得到學得到的知識、包括在別的系所裡面、或是校園外面(一定要和社會有所連結)。

也不需要覺得坎苛,有些人就是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必須去嘗試。或是非常排斥現在的生活、科系、環境。這些東西都是越早面對、改變自己是最快最好的方式。有的人會先休學當兵去工作日後重返大學、重考、轉科系等等,都很好,只要知道自己不適合而且盡力嘗試過了,不是逃避解決問題,而是很積極詳細地尋找答案,那就ok。不用活在別人對自己的期望裡面(eg. 我父母希望我唸某大學、唸電機系、希望我唸碩士、希望我唸博士、希望我做某種工作或考公務員、希望我嫁給某種人或是娶某種人…收入或學位可以壓過誰誰誰的小孩),時間是自己的,雖然在關心和愛的付出上,有些時間不用去計較。但是在自己的人生上,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和年少時間。

不要有用結果論斷的想法,一定要很注重過程和起始的動機意念、初衷。比如:不要一進大學就聽別人或父母的想法,一定要考上某校研究所。有沒有考上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要去考,這個動機對嗎?是否有比研究所更重要的,比如了解台灣社會脈動、未來工作和人生或好好體驗大學的愛情(只要不是搞爛自己課業或生活)。在大學裡面,是否對本科系或即將報考科系的某個領域很有興趣和「實際清楚」的了解,不是幻想或模糊的概念。不要因為考上了就去唸,事先接觸這領域的教授和清楚對方需要什麼樣的學生,你渴望理解或研究出什麼樣的知識,要花多少時間和功夫,背景知識或材料是什麼。不然就會變成為了證書而付出生命代價,做的是不喜歡或對自己沒有幫助的東西。

或者是入學之前就有幾個腹案領域,可以接受換題目、換老師的事情。

比如我本來想做科幻研究,台灣大概只有台大、交大、中興有。政大和師大不清楚。交大最明顯,因為有科幻研究中心。可是我想做的材料,本來只是我喜歡的日本動畫或小說。並沒有先想過我需要多強的日文能力、或是有無辦法拿到這個小說材料文獻(台灣應該沒有!!!) 或者有沒有英文版本的、世界上的相關研究文獻夠不夠?教授會不會滿意做這個。


我覺得有幾件事情沒有做到,不過現在想想,都過了,沒關係。我還是有一些做好的地方,但不要去想或比較。

1. 在大學階段戀愛。Not for sex or marriage, but for learning how to love. Enjoy the free time and nice person you share. Of course you will learn more from having a relationship. 如果有什麼不和,學著怎麼和平分手或改進,節省你寶貴的青春。
2. 和社會的連結。不管是參與醫院義工或偏遠山區的教學。只要不是去玩小孩,而是去陪它們玩就行了。
3. 慢慢走向經濟獨立之路。大學階段其實可以不用著急要養自己,也不需要奢侈品。大三大四再去慢慢思考未來工作、賺點小外快就行了。

勉強要加上的4. 不是很用功,不太知道要主動向教授詢問一些有興趣或系統性的東西。教授也沒有義務或興趣提供這樣的資訊。研所考試或相關的事情完全是自己一個人悶著幹,隨意找一些資料來看。

5. 寒暑假的時間要把握,不管是揪團去當義工或是環島、自己相關系所的企業實習,有些比較有資本的會出國遊學或是海外打工(要先有一筆資本才能出去呀,也不需要覺得非出國打工不可,在台灣當義工也很好)。不要只是窩在家中睡覺打電動或打打工、補習班補習讀書等。

來了才發現問題很大,太多東西沒有事先弄清楚。比如該教授在研一時會不會開課(沒有,所以我慘了,跟這個教授的機率大幅降低,而且相關的知識也不夠,要自己先補齊書單),因為研二時就要開始寫論文找教授了。入學自己能否接受換另一個方向的研究,這個所的主要資源和研究方向是什麼。或是那是否為一窩蜂開設的新系所或當紅熱門新興領域,其實裡面可能被研究到爛或過了幾年風潮就完全退了。整個學校有沒有相關可以應援的資源?千萬不要像我一樣只是自己看看系所課表就決定了,請事先去找行內的人詢問。比如大學系上的老師。

比如中正有在做後殖民研究,中興好像是文化研究…
中山有戲劇和音樂的資源,假如你是外文所文學組,想做和戲劇相關的論文,是否會有幫上忙。

我高中的時候,補習班數學老師是成大電機博士畢業,做類神經網路研究。可是他的生涯就是高中補習班老師,好像是這個領域其實在台灣沒什麼業界發展。(這種不精確的用語應該盡量減少,請多用肯定句)我覺得,很辛苦。這個學位對他來說是招牌, 畢業後工作完全不相關。要教高中數學,其實找一個高中數學學得很透徹的大學生或高中畢業生就夠了。

http://sless.pixnet.net/blog/post/1180080-%E6%84%9F%E8%A7%B8


薇薇 "如果讓我重作一次大學生 -- 回憶中的大學生活" http://163.17.253.179/bridges/vol.21/page9.html

沒錯,這場四季不會再有一回。現在的四季也不會,所以一定要把握住現在的時間、機會和身邊的人,好好嘗試和努力,做自己覺得該做的事情。有些想法自己會覺得很對,但不一定正確。總是嘗試過後才知道,問別人不一定能得到答案,但可以得到一些寶貴的經驗。比如,剛上大學當年,我的幾個高中老師都叫我趕快去交個女朋友,我心底只想著又不是誰都可以,我只喜歡某個人。被拒絕以後,整個人都很消沉,沒有勇氣去主動嘗試了。這蠻錯誤的。
五年前某個學長只會慫恿我誰都可以,趕快去fuck。從某種角度來說,他有他的考量和想法,不是全錯。不過不太適合我就是了。也是個寶貴的經驗。如今我已經跟當時的他同齡了,當時的我覺得距離他還有一些時間,我還有很多事情想用自己的方法去嘗試,不想變成某個樣的人。如今,嗯…某種程度可以體會他的感受。只是自己還不夠好。

"大學生活"
http://140.134.131.145/_alumni/esp/30_year/word/stu/%E7%A0%94%E4%B8%80%E5%BC%B5%E9%87%91%E8%8F%AF%E5%A4%A7%E5%AD%B8%E7%94%9F%E6%B4%BB.htm

"夏夜的回憶"
http://140.134.131.145/_alumni/esp/30_year/word/stu/%E7%A0%94%E4%B8%80%E6%A5%8A%E6%98%87%E5%AE%8F.htm

http://zh-t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215030105193500

http://ctld.ntu.edu.tw/ls/strategy/lecture.php?index=120

http://www.student.tw/db/showthread.php?t=229189

http://www.wretch.cc/blog/Miouwo/23674561

http://www.wretch.cc/blog/Miouwo/23683892

別人的建言或計畫,是他們反過來看自己的經驗的反思。不一定完全適用,但有些很受用。自己要有那種敏銳度和負責任、敢於獨立作主的心,為自己的生命走出自己的道路。

最後,應該去看一下吳岳老師在youtube的那幾篇影片。這也是很實用很真實的補充。

3 則留言:

  1. ...第四點你是想說「不『要』太用功」嗎?我不打算考研究所的說...。

    完了完了完了...我對人際關係完全沒轍,要跟別人攀談都有點障礙,還談戀愛勒(囧),可是整篇看起來人際關係的「學分」好像占很重。其實看了壓力有點大...。


    另外,我有點好奇真的有大學生能作到不是去玩小孩而是跟小孩玩嗎?我小學時幾乎每年都有大學生來學校辦活動(大部分是海大),把小學生當白痴耍,恨死他們了。

    回覆刪除
  2. My friend,
    To Do is much better than to Think!
    Remember. Never be regretful, after acting with your heart.
    sincerely, your friend

    回覆刪除
  3. To Anonymous friend:

    Thank you. I am grateful. Your words are good though I am still in a big mess. Do I know you? I can not think of who you might be. It seems you have deep realization on me.

    Sincerely, Howar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