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5日 星期五



94年7月12號

收到一封來信

雖然沒有寫上地址

但...

我一看就知道...

是從那裡寄來的

從一個熟悉但陌生

想念卻害怕的地方



拿在手中

我心中的震驚和臉上的平常完全不合

默默的丟到房裡的桌上

媽:「裡面是什麼?」前一分鐘是她拿給我的

「不知道。還沒看。」

短短的六個字帶過去

只為了不讓她察覺...

媽又出門了

而我

像忘了它的存在般

繼續打電腦

和學長哈啦

說著不經大腦的話



因為我很清楚

它是出自誰手...

所以我才害怕

害怕裡面所寫的每一字句



逃避吧

還沒準備好開啟它

不想再有太大的情緒波瀾

同時

不怕死的好奇心也在作祟

快了--就快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