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1日 星期日

回信

這篇我節錄了片段的內容來回覆。

至於為什麼想放在這裡呢...我也不曉得,或許是很有感觸吧

但不曉得寫信的主人會不會在意我po出少許的內容

就是很想放在我的網誌上

這封信,我反覆看了多次了,每一次都讓我沉思頗久

也許你們看了會有些想法吧,所以還是放出來

因為你們也不會認識寫信的主人,就先這樣吧



這一封信的近況 




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憂鬱症量表,我沒有量,我不需要量

真的很憂鬱的人不會自殺,因為憂鬱到連自殺的力氣都沒有,我覺得我現在就是這樣

說不上好或者壞,反正這種狀況一直持續著,幾個月或者幾年

沒錯...憂鬱到一種程度的確連自殺的力氣都沒有,其實那樣活著和死去也沒什麼分別,不是嗎?

直到我聽見孩子跟我說人生計畫只要做到幾歲就好

 

我才想起來,想起來我的人生為何開始空白

 

一直覺得只要活到國三那年就好,那年的計畫就是要華麗麗的死在豆子懷中,連遺書都填好

人生計劃,我沒有那種東西。活著,只為了找尋活下去的理由。遺書的內容我常在思考,思考著會想對誰說些什麼,還有怎麼死─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可悲的是大部份人都沒有選擇的權利...就這樣被生下來,就這樣死去。

最終還是沒有付諸行動,然後就一直都在作夢

梅子,我好久沒作夢了。不然就是不舒服的夢,醒來又什麼都想不起,跟我的記憶一樣。


事實就像是我的回憶一片空白

然後忽然很想照相,我一直害怕照相

於是當我要回憶的時候什麼都沒有

我也不愛照相,雖然會告訴他人理由,但真正的理由我不曾說過。直到高中畢業後,我的照片是少之又少...雖然現在我仍記得些許過去,但時間不停的走,我只會越忘越多,最後是否又是空白...


原本想說找不到工作就在這個寒假任性一下吧

為一直找不到出口的自己找一個出口

因為自己不是別人,除了自己沒有人能扶起自己

要相信自己...多過於他人,雖然朋友會伸出那雙手,能不能站起來還是得靠自己

但我現在還相信誰呢...

想要找回遺失的夢想,想著如果能完成自己的夢想,至少可以沒有遺憾的面對現實




大家都知道我喜歡畫畫喜歡寫文章喜歡照顧別人

然後也知道我的心意始終不夠堅決

 

我自己也知道,我始終沒有為我喜歡的東西付出我所應該付出的努力

覺得畫的不夠好,想要去畫室學畫卻害怕別人笑我只是為了興趣而來

覺得文筆不夠好,寫了一半途塗改改就再也寫不下去了

希望照顧別人卻也只是因為一次的傷害就開始恨透所有人

梅子,後來我開始有點明白,不能期待每個人都會以同等的付出待你,因為我們都是平凡的人,會有情緒影響行為,又或者是,當你的付出對他們已稀鬆平常時,這就是...人。於是會開始,拒絕付出,拒絕關心...然後又是一個人,深陷在深淵。

然後開始停滯




我總是說我的朋友我的學妹多麼厲害多麼好

我用一生的記憶去記錄別人的點滴,不介意別人是否願意

 

只是回過頭的時候我想我何時能說自己很厲害自己很好

不是說子權會寫小說不是說學妹會畫畫而是希望有天能說著自己

妳的點點滴滴也會記錄在有心人的心中...沒有人是完全隔離在人群外的,但,仍是那麼孤單,每一個身影。

想了三天都沒想出辦法來,正確的說我想了做了,可是彌補不過來

最後就像放棄一樣開始玩遊戲了

 

玩遊戲之於我就像是麻醉

 

太過認真

 

卻得不到喜悅

 

就只是遺忘,想要遺忘現實

 

但是現實總在身邊徘迴,我無法推開,只是痛苦

 

越是痛苦就越是愚蠢,越愚蠢就越痛苦

曾經有幾次,就是陷在這樣的循環裡。包括重考那年,深深的沉迷在其中,卻又沒有快樂。其實我在逃避什麼我很清楚,不只是考試的壓力,我不得不承認那是每次我拿來逼自己唸書的藉口,對於家裡要有個交待。但壓力不只這樣,只是越是想面對,越是逃避,或許是知道無力,卻不知該如何面對。人生洪流沖淡了好多喜悅,又要你活著去面對,一次次把你推倒...站起...又推倒。

很像是抱怨信呢,然而我已經很久沒有說自己的心事了
就像我發誓再也不聽別人心事,再也不管別人的事情那樣的久遠

可是這樣活的好虛偽

梅子妳還記得對我說過的話嗎?我做了跟你相反的決定...我不再表達情緒,不再說出自己的事情。但我仍關心我的朋友,即使他們都沒感到我的改變。但我錯了吧,那樣只是讓我恨他們,卻又不知怎麼恨人,最後只能怪自己。

我只是想如果我還願意跟別人分享心事的話,或許我就能夠跟以前一樣寫出散文

散文也只是作家的喃喃自語

雖然太久太久我不再對自己的心說話




於是我想起

曾經十八歲被情人欺騙之後,我只能為自己而哭

然而從小我是這麼的期望一生都只為別人流淚而不要可憐自己

可是我是這樣恨著一切恨著自己

有時候,梅子真的跟我很像。就是不要為自己流淚...不想同情自己

我想我不過十八歲人生卻已經被毀的徹底,愛或者恨

最終我沒有眼淚

然後很久以後當我發現又能重新因為看電影而流淚時產生了小小的喜悅

為了成為想成為的人,只好違背自己的心,不去聽自己的心聲...好累。很久很久以後,你會發現它快死了,不再能感受溫暖,也不再能給人溫暖。人就是這樣漸漸變冷漠的,可笑的是,我曾經想成為那樣的人。

然後然後,現在一切都雲淡風輕的沒有意義

就是那段時間吧?梅子在推電影節的那時候,現在也只有電影之類的故事能讓我有少許感動了,但,那種感覺也快消失了,是不是太多的悲傷會讓心沒有感覺?

我竟然有點害怕...

過去的只有遺忘卻不能消失

 

我想放棄溫柔那卻是我心底最真誠的願望

我想回到溫柔卻已經不能抹滅冰冷的本質

妳仍然擁有妳的溫柔,我仍感覺的到。

保護自己就是...不再對所有人一樣的好,有些人值得,有些人不值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