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1日 星期日

Tears







一股難過湧上

心怎麻木了?

原來是

從內部傳來的

悲傷

默默的敲打著

呆然的面

全身輕顫

是什麼樣的液體

印入眼窩

用力閉目

再睜開,以為止住一場災難

誰知下一波更強烈

仍然還是止息了

我說

tears越來越不值錢了

那麼

開懷的笑吧



有一瞬間

好想好想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