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3日 星期二

擔心

放假的安逸反而有種隱隱的不安感

對於不知何時才會出來的期末成績

就像是顆懸在心中的大石頭

說不擔心表現再無謂都是假的

可是也只能自己煩惱阿

學校怎麼連查詢的日子都不公佈阿

今年怎麼什麼都沒公佈

覺得快煩死了...



不想念書不想念書

不念又會後悔

明明想認真唸書認真唸書

都在欺騙自己

覺得自己真是沒用阿

對自己的承諾都做不到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遵守

更沒資格跟別人要承諾...



我的壓力

來自於最周遭的人、最熟悉的環境

已經背負的

也很難再卸下了

但我以改變了很多

負面的影響我慢慢的解決了

也許還有些不夠的地方



親人親人

我不懂什麼叫做最親近的人

卻都是讓我開始懂背叛的意義的人

怎樣才叫做相信,也許也是從那時開始忘記的

瞭解我

一點也不難

瞭解一個人

一點也不如想像中的難

只是有誰願意踏出那一步?



信任這種東西

是由最親近的人去教導的

也許我不懂相信

於是告訴自己去質疑所有的事物

這在科學上是正確的觀念不是嗎

只是不相信的東西已很難再去相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