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玫瑰酒店

聽聞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有家舞廳pub。

裡面都是一群不願意兩方互相殺傷、仇視的年輕人。
他們在這裡可以開心地交朋友、談論、跳舞,並不是不能談政治,
但是這舞廳的規矩是不准翻臉傷和氣。

和平、開心、人道是這家pub的最高準則。
誰敢犯這些規矩,馬上被轟出去。

炸彈客和刺客也不會對這裡下手,因為大家都有著和平、將心比心的共識。
就像是古代的驛站客棧一樣,老闆老闆娘最大,不管你是哪一門派的刺客或鬥士。
只要來了,不准你們在客棧裡面動手殺人、打架砸店。
誰犯規矩了,大家都一齊把這些傢伙轟出去。


就像手術房的醫生一樣,只要有人被送進來,不管你是黑道哪掛的,都不準追殺進來,
能被送進來能被救活就是他的命。
(補上新聞來源,「追殺到醫院 壞了江湖規矩」 http://tinypaste.com/29233
---
我想台灣也需要這樣的地方。
不是不能談政治,但不准翻臉吵架。
不准打架。
不准踢人。
不准推人。


我想就叫她「玫瑰酒店」吧!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是一種直覺。

那種暗紅色隱含著互相包容的意義,
大家血管裡流的血液血型可能不一樣,
但受了傷,
需要輸血的時候是不分你我、不分敵我、不分黨派的。

台灣(中華民國)需要這種淨土,需要有這種超然有魄力的客棧老闆和老闆娘。
我長大了以後希望能開一家這樣的酒店。

但我更希望整個台灣(中華民國)都能是一間,大家能將心比心的玫瑰酒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