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4日 星期六

我的床又重新變成一個堡壘了

我的床又重新變成一個堡壘了,有著由書堆起來的外城牆。
一切都跟四、五年前一樣。

我找到了一些19歲時寫的日記,寫在筆記本上面的。
有些年代更早,大概是17歲高二時寫的。
我打算近期整理出來寫成電子檔案。
看看自己長進了多少。
這些筆記本其實是我歸類收好的,因為不知道他們能幹甚麼,只好統統放在一起。
等到未來再作決定。

我甚至還意外找到小學時期的筆記本,不過上面只畫了一隻腕龍。
我照著恐龍圖鑑上面畫的,畫得很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