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6日 星期三

清明時節雨紛紛

每年都有這一個節日
不曉得對一般人來說這一天的意義是什麼
但對我來說
只是一種複雜的心情

為何要掃墓呢?
我想對大部份人來說
小時候都是大人帶著走的
如果墓裡的不是曾相處過的親人其實很難體會掃墓的意義

印象中,我掃過兩次墓吧
或許次數要再多一點
但沒什麼差別,畢竟記不得的沒什麼意義
一次是母系的
其餘是父系的
但當時我應該都還在小學階段
即使去,也幫不上忙
父親那邊的是軍人公墓
在一座山上吧
我唯一記得的是超濃的濃霧
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墓邊的景色和樣子
因為一些原因...只有我和親戚去
其實我,很不自在
而如今,我也再也不用去了
那邊,已不再有我容身之所

母親那邊也是在山區
不過娘家本來也就在山區
所以墓也是在旁邊的山上
不過要走一段不短的山路
印象中也就那麼一次
也一次就夠了
好不容易到了墓地
是用磁磚砌的墓碑
並不大,但有一個小孩高
上面也可以爬上幾個人
那一年不知為何,回去的人挺多
只比我大一些的"舅舅"們也都還小
幫不了忙就在墓旁玩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可以爬到墓上面可以站人的平臺
我唯一記得清清楚楚的
就是只有我不能爬
當然我很想知道為什麼
但我又能問誰?
只有我不能爬當然也只能落寞的站在一旁
我很難過,但誰又會理我這個沒份量的小孩?
後來我有一點明白了
他們都姓"蕭",只有我姓"楊"
所有人之中,包括我媽,只有我一個外姓
而且,我還是女孩,外姓的女孩
再怎麼樣也不是他們家的人
從此之後,我的內心便疏遠了這邊
這一點連我媽也不知道
在心裡深處,我種下了我是外人的種子
一直到我二十歲之前,我都很排斥和這邊親近
其實這邊對我都還不錯
但是這一件事深深的埋在了我心裡
使得我對於這邊的親情從來無法感受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計較當年的事了
但它仍在我的記憶上,而且不會消失

我家的事,是我身上最複雜的拼圖
母親這邊或許還有機會去掃墓
但我知道我會滿抗拒的
而另一邊的,也許不再有機會了
高二的時候,我奶奶過世了
於情於理,我都該去為她掃墓
畢竟小學畢業前都是她帶大我的
可是,天知道要我出現在父親那一邊是多麼的難堪
說白點,我不能對那一邊有半絲的感情
否則我...會崩潰的
如果老天還憐憫我讓我能繼續過活
就請原諒我這輩子都無法去為奶奶掃墓吧,願她安息

當然...事出必有因
對於父親這邊還有另一些事件
讓我對於這邊的人不想再有一絲親情
不過,這又是另一些故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