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四年(沉重注意)




就像是在眼前,用自己的手撕裂心臟
肉片剝離的聲音,緩緩流出的液體
像慢動作一樣播放

我才驚覺
阿...原來我的心還是會痛的
只不過它就像痲痺了很多年的肢體一樣遲緩
又一次驚覺,原來它麻木了很久,幾乎就像是死了
很多的傷心讓它漸漸枯萎
又得不到快樂的灌溉
只有第一年的回憶當作肥料讓它活下來
你說,我像什麼?
我覺得就像一棵外表正常內部壞死的樹
藏在樹林中一樣平凡

從撕裂處流下的是什麼?
血?抑或淚?
我早已分不清楚
滑落臉頰的又是什麼?
我已看不真切
那是無聲的模糊世界
於是我閉上眼,躲進黑暗

我太清楚你就是討厭我這樣
想的很深,想的很多,想的很痛
你覺得我是在折磨自己
可惜你無意去瞭解原因
我想你也無法理解吧

我想我是珍惜你的
即使我從不知你是否一樣珍惜我
早已無法帶給你快樂
從那時起就已經做不到我的承諾
你期待我的改變
根本只能是另外一個人
我早該去承認的
卻還是把你放到了我的心上
寂寞真的會逼瘋一個人
所以當初我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天知道我需要多大的勇氣
才一個人活了下來?
隨著眾人死去是輕鬆的
我只是,不想再孤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