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8日 星期四

紅色洋裝的Alice

這一篇是紀念穿著紅色洋裝的Alice
從入學開始她就給我一種鮮艷飽滿紅色的感覺
也和她喜歡新世紀福音戰士有關,難得知道會有女生喜歡這部動畫。她又一直讓我想到EVA二號機和駕駛服裝都是紅色的。個性又和聰明強悍自主的二號機駕駛明日香有點像。

從入學開始就沒有玩耍在一起,可是她確實給我一種很好的感覺。大膽嘗試各種穿衣風格,講話點到為止的分寸。不涉入紛爭的智慧和獨立思考的氛圍。
她能聽懂我講什麼,有一次我說起高中時期打電話給國小同學道歉的事情,她一改往常,堅持要拿自己的手機要來錄音這段英文聽講作業。對我這段往事很有興趣的樣子。這件事情讓我覺得很有趣。
我記得她曾經自己跑來稱讚我剛才簡報過程講得很好。還有升上大二的暑假和Sherry跑來拜託我做外文周的靜態展覽資料,因為我看起來「懂很多東西」。這些小事我心裡其實都很高興,不過都沒說什麼,就是客氣接下稱讚和工作。

直到大學畢業的這個暑假,我才逐漸從長年看著過去轉為做當下該做的事情,記得看著現在和未來。

在中正四年,一直到畢業前夕我才又聚在一起和大家喝酒看電影
在共同教室裝上PPS看某個喜劇演員,男護士要讓開著高級旅遊車的嚴肅的岳父岳母,的寶貝女兒嫁入他家的喜劇愛情故事。

那一晚算是我大學時期最後的迷幻感受。
我對酒精沒什麼興趣,直到畢業前不久的交換生徹夜卡啦ok,我才發現酒精會讓我極度放鬆放縱自己的情緒。酒精只要過了讓我頭暈想睡覺的臨界點,我就會大聲狂笑,放聲哭泣,渾身軟熱。但是這一晚喝了酒,看著Alice的紅色洋裝和笑容,十幾個人大家一起玩牌看電影到三點。這次我沒有喝到會放縱的地步。咖啡因對我也有奇特效果,不過是比較催情和激動振奮的一面,失去冷靜和思考能力。
我喜歡健康真誠的交流感受,不喜歡不健康的獨自迷幻想像,不管是怎麼來的。


幸好是很簡單的殺手遊戲(黑夜降臨!殺手現身!),因為我完全不會玩牌。麻將也是大學畢業旅行時和朋友在崑山的台商宿舍那幾晚才學習接觸的。曾經在中正大一時代的宿舍看到一群男女半夜兩點在ab1的公共空間徹夜打麻將,當時只覺得真幸福,不管好玩與否,能和眾人同樂真是不錯。

我也很喜歡林承弘開朗搞笑的個性。讓我覺得自己和別人都在當下活著。

他們都問我說「浩民,你好像很少跟我們在外面混到這麼晚,這應該是第一次吧?」
是!差不多是,也許也是最後一次和你們在外面鬼混了。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因故重逢或一起鬼混。因為我總是一個人躲起來努力或休息、自己到處鬼混。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重新回憶起要常常和有趣的人四處鬼混有多麼重要。我終於告別了那個孤芳自賞的寂寞時期,不再像高中時期我對海上鋼琴師的1900感同身受。他一生都住在船上,雖然跟著客輪四處遊蕩,卻從不下船,只看著港口和陸地,只想和自己唯一的情人,一架從出生就相伴的鋼琴廝守。有超凡天才的他,卻故步自封,對於未知的世界和感情生活感到害怕,最終和引爆拆除的客輪一起沉入海底。

三點了,大家準備告別,有些人談到等下的月全蝕,打算熬夜通霄。我看著這些熟悉又有點相見恨晚的幾個同學(是我一直以來維持著友善,又刻意保持一點距離),Alice也在那裡,每個人都在等著別人說什麼,都在期待什麼。開始有人大聲嚷嚷「這是最後的告白機會了!這幾天應該會有很多八卦。」我很想說什麼,可是大家都在。Alice也是在等也在期待的一員,我只是想跟她說「妳真好。謝謝,不過就這樣吧。」
但我只是用眼神和微笑看著大家,和大家誠懇告別,逕自走回宿舍。這樣就夠了。
因為我上個月才生平第二次向人告白,也是失敗啊。失敗的結果其實蠻爽的,難過幾天就豁然開朗了。難過是難過浪費三年都在誤會學妹,其實半年一年就能解決了。就像掃除了陳年心事一樣,爽快。對大學畢業之前的我而言,喜歡或討厭總是要忍到我徹底受不了了,才會說出口。這以後慢慢就不會這樣彆扭了。

我沿著山坡走下回宿舍時,抬頭看著月亮,再過幾個小時就要出現月全蝕。吳驍正在做來台交換一學期的影片燒錄。我們還討論了一下要不要熬夜看今晚的月全蝕。最後決定不要,就這樣入睡吧。只有王騰去看了。
我的腦中除了酒精給我的迷幻浮沈感之外,充滿了Alice的紅色洋裝身影和笑容。躺下來也不能入睡,只能和很睏很累的吳驍在黑暗中各自躺著聊天。我很想告訴她一些事情,可是大學生涯中從來沒有和她說過,因為我總是認為讓大家各自過各自的生活對每個人比較好。隔天,她的fb突然標上「穩定交往中」

是的,那是一個告別。

心情就這樣一瞬間壞了又好了起來,我打下一個飽滿的逗點了。這不是句點,我和所有人的生命產生連結了,我覺得很開心。為這些曾經為自己的生命努力過的人,努力和其他人產生連結的人,我感到由衷的快樂。

所有散開的軸線,似乎在六年散漫孤單的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學期的最後幾天,突然強大的匯集起來了。感謝老天,我應該是有所成長了。



4 則留言:

  1. 說真的,還蠻喜歡看你寫的這類記事。

    我常常想說些什麼,但沒那敘述能力,或許是不敢或不願面對(簡單來說就是悶騷?),我就是什麼也生不出來。而當看到有人能寫出我喜歡的那種感覺時,很是開心。


    不知道這樣寫會不會讓人覺得馬屁(遇過一次),不過至少我真的也想不到有什麼理由需要作這種事。:-)

    回覆刪除
  2. 我比較驚訝你會看這個部落格。這算是稍微淡淡的甜美往事了。不會有馬屁的感覺,我很高興有人會看這些東西。

    我想我該接著把往年的一些青澀面寫出來,算是先承認我會很後悔過往沒去做或沒拼到底的事情。這樣以後才不會繼續重複這種輪迴。人生就該這樣吧。

    不要像我一樣悶騷就好,真的。要把握時間,盡早改變。

    回覆刪除
  3. 我在Follow別人的Twitter前大多都會先看他的Blog再決定,然後Twitter跟RSS Feed一起加,所以都會看。:-D
    (雖說如此我自己卻是最沒在寫Blog的那個...)

    嗯,等下要去上課了,想到啥我再講。

    回覆刪除
  4. 我們這學期有空一定要約見面 X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