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廣播劇「斷尾之狐」成品

本來要上傳到Youtube的,不過住處的網路有點問題。

約莫是126mb

MP3 音檔


劇本

劇本PDF檔

(2012/08/29 update,原先的連結失效了)
創作感想

高中畢業後我唸了三個大學。前面兩個校系是依照父母意願而去的,即使發現毫無喜歡或實用之處,我也沒有勇氣像Steve Jobs毅然休學,只是每天像殭屍一樣度日。第三個是逃避心理下的結果。一直到我在這裡大四畢業前,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腦中開始有「斷尾之狐」的故事構想時是我19歲的時候,那在是台科機械的大二下。會有這個構想其實是因為有一次和同學的分組報告用到的雜誌裡,有一張很有靈性的狐狸黑白照片。從那時候開始,整個故事幾天內就在我每天吃中飯時自動成型。
「因為我想要一個人活下去,同時找到不傷害對方的幫助他人辦法」。我一直抱著這個想法活到在中正大四的畢業前夕。有一天突然明白這個念頭是失敗的了。大家現在看到的故事內容是我在中正大三升上大四的暑假寫的,錄音是暑假結束前夕和大四開學後不久全部收齊的。只開了個頭,就因為四下的研究所考試而暫止。等到我重新做起這個計畫,大約是大四畢業前夕,但經過一個暑假我還是沒有完全做完。我們青春的聲音被紀錄下來了,但我還是希望能有更多回憶留下。
我用的是一年前的檔案,一點一滴慢慢自己拼湊起來的。我們錄音都是各自分開錄音,所以有些組員甚至從來沒有碰過面,也不認識彼此。或是只碰過一次。他們在不同的時空扮演這些角色錄音,可是卻在同一個電腦空間裡面溝通對話。人手不足的關係,我自己分飾至少四個角色。我平常就很喜歡去注意別人的嗓音。同個人在講話或唱歌時、朗誦時都不同。我們的組員一半是BBS上徵有興趣的志願者,另一半是我認識的好朋友們。
我們的旁白,宇彤是一個很厲害的配音能手,至少有四種很穩定的聲音。各位沒聽到她的Madam Algrace實在太可惜了。Shelly的未變聲小男生聲音很棒,試音的時候她能做出這樣的聲音,本嗓其實也很好聽。岱蓁的聲音很小女孩,奕秀的聲音很好聽。大帥和putz是我的室友,他們鼎力相助錄音舞目和商人2
Shelly、大帥、putz,、奕秀、岱蓁都給我很大的幫助。雖然只是聲音而已,但是一個故事就是從這樣的對話開始的。廣播劇的製作,如果是一個人自己這樣拼湊所有對話和音效,實在太費功夫了。我其實沒有完全按照劇本的指示放入音樂或音效,實在是因為時間不夠。各位如果看到劇本就會明白還缺了好些音樂和音效。應該是一個團隊剪輯會比較容易。我想以後我就專注在寫作和提供優美思想的部份就夠了,不會再參與這種技術工人的工作。我想台灣本土製作的小故事,應該也有機會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廣播劇其實就是低成本的卡通或電影,加上畫面就是卡通了。只是思想不能太灰暗。
斷尾之狐的構想和原始部落對女性的割禮、或是家長對子女的要求有類似之處。失去的狐尾就像強迫性割禮失去的陰蒂一樣,一塊不會回來的關鍵肉體,讓她被迫成為和上一代相同的殘缺人,這個悲劇可能持續下去,直到有個人出來停止這一切。對應到我們身上,那是我們心靈最脆弱稚嫩的地方。當群體或長輩對幼小子女的要求或期望壓過孩子自己的發展本能時,就會產生揠苗助長的悲劇,這是在台灣常有的情況。孩子該學著為自己的人生和選擇去努力到底、並負責,這比較重要。這個故事滿足了我青少年時期的幻想,離家出走,幹出一番大事業,得到最心愛的女生的回應,回來改變家庭和社會積習已久的弊病,發光發熱。我希望自己能像小荒一樣。就像麥田捕手的Holden,想當一個懸崖邊麥田裡的捕手,抓住從四面八方而來的孩子,不要讓他們掉到懸崖下。在他們跌落懸崖之前、被帶去斷尾之前,好好保護他們,讓他們用自己的天性和決定去茁壯成長。不是為別人而活。斷尾之狐其實是有三部曲的。第一部曲是小荒離家流浪為自己奮鬥,有善心的他誤打誤撞解決了自己和族人的幾個大問題。第二部曲是查克長大後的黑暗面,在人類世界叱吒風雲卻回來傷害自己同胞。小荒又得再挺身而出一次。第三部曲是年老的小荒最後一次帶領族人解決和人類的問題。
千年狐精那裡其實是敗筆。現在的我和一年前寫作這個劇本時的心境已經有很大的差異,不再那樣具有復仇心態,結局不應該是小荒的父母失明、三個主事者都死掉。事情應該有更好的解決方式。也許幾年後我會重新改寫劇本。到時候會是很歡樂的童話,在一片歡樂和正向思考中,所有問題很幸運都解決了。生命不再那樣沈重了。 這是我大學六年來的追尋,希望劃下一個飽滿的…句點。謝謝大家曾經參與過這個計畫,能認識彼此是一種難得的緣份,讓我們一起快樂迎向下個階段吧。

2011/09/16
吳浩民

2 則留言:

  1. 我對用聽的故事沒轍,因為我記不住誰是誰,連帶整體故事理解困難...(我連看動畫也是這樣,蠻常需要重看的,真是天生的認人/記憶白痴...)今天總算有空聽了第三遍,我還是沒搞清處理面所有的的人物關係,但故事聽懂了。

    然後,明明是奸商,每次聽到台語那段我還是會笑出來XD

    回覆刪除
  2. 總算有時間了,那天沒講到的我講一下: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忘記在哪聽過的一句話:「作家的第一部作品都會帶有自傳性質」,好像還真的蠻貼切的(沒有貶意...)

    如果不認識你、不知道你之前發生過哪些事、或沒看過你之前寫的那些東西的人,我有點擔心他們是否真能聽懂在這個故事裡,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像裡面強調的「不傷害別人之下,幫助別人的方法」我不知是否與那天你跟我說的事有關?這只是我猜測,但如果不那樣想,我想不到還有什麼其他意含(不過我自己本來就不太擅長聽出言下之意...,有時可以有時不行,所以我的感覺也不一定準...)。

    我覺得寫「有意含」的小說最難的地方除了劇情吸引人,還有要如何把自己的想法融入進去,別人又看得懂......,難到光想像就蛋疼。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