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今天要打給媽媽和外公
剛才做夢夢到三個事件

1.
和兩個弟弟在沙灘上玩沙做運河,同時想到斷尾之狐的劇情可以從中間怎麼改,一想到劇情要改或要從中間重新製作,就心灰意冷。不過新的劇情比較好一些,至少我現在的想法好一些了。夢境裡對foxtail的重新改過的劇情內容忘了,可是感到極度疲憊是真的。
我很想把生活中的優先事情做好,可是這個project反而像是一個填補不完的洞。邊想邊像個小孩一樣在沙灘上開鑿運河。用眼前的小快樂忘記大隱憂,感覺不是很好。

2.
被教父安排錢多事少的工作。有一群看來權大勢大的男人安排我和弟弟的工作,他們的下屬拿了一本包裝好的書給我,說只要熟讀即可上工,或者直接來也可以。打開一看是高中化學程度的參考書。我只要讀完這個就能做這工作…甚至不用也沒關係。到底是什麼工作,該不會是和製作毒品有關的吧。
我甚至還看到馬龍白蘭度扮演經典的教父,還有我某個豪爽的姑丈都在那高級的沙龍和沙發上吞雲吐霧跟我說話。太詭異了。不過我蠻羨慕有這樣的背景,不,應該說有這樣輕鬆的機會能被安插到薪水極好又輕鬆的工作。這樣的背景可能不會很輕鬆。

3.
明明是訂了墨水,送來卻是一台新的印表機。我真是氣炸了,看包裝是印表機,打開也是!超生氣,要退貨很麻煩吧!
又碰到一個變態狂按我家電鈴強迫推銷小孩補習班課程
鐵門開了一縫,把我妹妹的手抓了就拉出門外

最後是我和我爸出來講話才說清楚
他是某家教班的老師之類的,拿了一張單子上面有很多小學生國中生補習的項目,已經至少有十多個孩子報名了。有國小、國中、高中的數學英文等,甚至還有大學才有的「語言學」。還有些奇奇怪怪的項目。

他看來一臉委屈,大概是很難找到學生。不知道是他的方式太怪或方法太變態,還是怎麼了。總之很難讓人放心把孩子讓他教導。本來是想罵他幹麼拉走小孩,最後是和緩拒絕他了。在他進了電梯,電梯門關上的瞬間,還是看得到他失望落寞的臉。想到他不知道還要多少學生才能維生,其實有點於心不忍。


應該是好幾個連接事件,現在只記得這三樣了。很詭異的夢境


對於補習的感受,我起床後馬上想到的是兩個同學,一個高中一個研所的,他們都有獲得正向的結果。結論就是,有需要補強或額外學習,若學校老師不肯教或懶得教,自己又想弄懂或不懂,那就只得去補習了。對我來說倒是不需要。不是我比較厲害,而是我不需要。因為學校老師肯讓我問也肯教,只是我有鎮子心情太差,沒辦法吸收學習。


花錢花時間體力再去聽一次相同的東西,不會比較好。台灣的高中以下教科書或參考書已經寫得很詳細了,自修加上自己問老師同儕已經足夠了。大學以上,要看是否有些人要轉行或學校課程沒有教、老師不讓你問或諮詢才決定補習與否。現在想起來,最大的快樂不是考上某某校系所與否,而是過程中是否有體驗到吸收這門知識技能、和同儕師長相處成長、解決問題的快樂。對於學校裡、補習班裡或學校外的老師我都能敬重,只要讓學生記得,重點是學習這門知識技術的本身帶來的快樂和用處,而不是答題得分、符合父母期望或考上目標才叫快樂。否則考上依然會很茫然!因為只是做到一件事情,卻不知道為什麼而做、這之後的生活該怎麼過、意義代表的是什麼!


我想台灣人太注重結果了。結果是平時長時累積的瞬間展現而已。如果過程中沒有得到快樂或正確的心態,就會對結果很焦慮甚至從來沒想過自己要什麼、嘗試全新的價值觀或真正會喜歡的東西。僥倖得到或通過,還是會焦慮得不得了。





1 則留言:

  1. 洗過澡又睡了一會。夢到中山大學(其實是我印象中的中正大學好漢坡和一個中山海景的結合)有個建築在山坡上超長的埃及展覽館。裡面有好多房間和書和佈置。

    走出來以後,就是一個港口。綠色的海水。有些大學生或高中生的畢業旅行在這裡。然後他們拍了照離去。

    我想度過海水去看港口對岸的一艘船。我就醒了。醒來以後只想到要趕快把進度追上,好好和同學相處。其他的其實不那麼重要。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