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Mr. Dimmesdale

This the end of chapter XI of The Scarlet Letter

"The only truth that continued to give Mr. Dimmesdale a real existence on this earth was the anguish in his inmost soul, and the undissembled expression of it in his aspect. Had he once found power to smile, and wear a face of gayety, there would have been no such man!"

Mr. Dimmesdale總是為了一件過去的錯誤懊悔:和Hester的私通。這種懊悔久了以後讓他不能活在當下了,但Hester卻至少還有因Dimmesdale而生的女兒Pearl而活。看見Pearl隨著時間過去而成長,Hester無時無刻都活在當下,雖然也會有難受的時候。

我想這是最大的差異!

一個人必須要有一些東西能夠提醒他,必須時刻努力活在當下,不可沈溺在過去的錯誤或成功之中。這是禪宗的東西。在這一刻做到該做的事情,去喜悅或面對困難、處理它、放下它。記得自己的初衷,在這些醒著和睡著的生命裡不斷去累積「當下」,這才是生命的態度。

對Hester而言,她有時刻成長中的Pearl。對Dimmesdale而言,他只有抽象的上帝和傳教事業(而他無法接受自己犯過這個錯,只能痛苦)。他沒有體認到,原諒自己,就是讓上帝與自己和解了,可以得到真正的快樂。

我想這是為什麼人類很需要種花草或養動物、真實去關愛人照顧人的一個原因。這讓人覺得自己是為了有意義的生命目標活著,而且生命每刻都在累積變化。即使做錯或時間過去,還是值得活,而且活得快樂自在,有著良心,努力追求或接受結果。這應該是教育裡面最優先該指導的部份,也許台灣的教育缺了這塊,而宗教或家庭教育某種程度上該補上,卻因為太過勢利只注重結果而無法補上吧。這樣,反而不會得失心重、無法處理壓力問題或真正遺漏了什麼。

真難,這是很值得從小就體會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