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壓力

如果要說我的壓力來源,那還真是說不清。

其中一點就是,我想彌補追回失去的時間。但這是永遠不可能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做錯了卻永遠無法改變,這只會讓我痛苦萬分。對她而言,沒有遺憾了,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我為此痛苦的不得了,這個感受讓我很想放棄一切馬上回家去和她相處以彌補或麻痺自己或自我了斷。想起來覺得超白爛,以前會覺得在軍中因為兵變而自殺或殺人的人,太笨了。出來以後就好了嘛!一切重新開始。現在我可以明白那是一種「過不了這關」的壓力爆炸,現實和心理上逃不了,只能面對卻不能面對的時候,感情需要找一個出口。有些人是慢慢變成另一個人,更成熟或更消沉,有些則是一瞬間爆發。

某個女生講起,她最久有半年未曾和男友見面,現在我覺得她其實是在拖時間等另一個人出現,當然那時她很小,可以等。我只是覺得對男生來說蠻殘酷的,聽她講,會分是因為男生變得疑心很重,不像一開始認識的那個人。還有,男生覺得她很理想,而她從一開始就覺得男生還不是可以託付終生的人。但總之她後來很幸運遇到好的人。我是從這裡明白一些事情。

聽某個在退伍前一天,剛好也是他自己的生日,被兵變的人談起,我覺得他真的算是幸運的了。雖然被刻意選日子暗算的感覺很差,但至少他不會拿起槍來幹傻事,因為明天就自由了。分手沒什麼不對,只是人要怎麼理解接受而已。至少我們的文化的這種概念薄弱,怎麼d開始date都要人家教了,明白不適合後也無法改進後該怎麼part更是沒有概念的。拖到老大不小才去經歷這種過程…(假如有的話),誰都受不了罵名或痛苦或之後的風險。花了很多年從高中才終於解脫(有些人更晚)出父母的期待,卻要到大學畢業或更晚才明白,終究一切都必須要自己抉擇和負責。在這件事情上,更不是一個人的抉擇(對於實力相差懸殊的例外),大多是兩個人或兩個家族的選擇。因為我們的文化太不鼓勵自己決定和嘗試、脫離或繼續了。總是拖到時間差不多…超痛苦的。中間就像一團爛一樣,不,我希望一切能做到該有的程度。但那是怎麼回事呢?我不能理解。

除了找到那樣的相似的一個人重新來過(即使有,意義也是完全不一樣呢。而且這樣好不好我不能知道),或是完全接受這個事實。否則我永遠不可能快樂了。我的賭注建立在我能接受這樣的事情,以及能要面對和妥善處理接下來所有的困難或變數,並完全通過的情況下。對我來說,我以為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情,後來發現並不是。從我明白的那一刻開始,我會很想要對方持續讓我有一種「無論如何,會安心並陪我處理」這種憂慮的感受,但我不願意去承認這點。超矛盾的。這表示我多麼脆弱,多麼需要被關心照顧,多麼受限和平凡,就像任何我以前覺得可笑的人,我就像他們一樣容易受傷,甚至還更膽小脆弱。需要的還更多…我真的需要,沒有的話是否就痛苦不已呢?

因為我現在能理解,我確實是想要有這樣的一個女人能陪我的(how I wish I could understand and take her when we're children! But we're not children anymore, and she's the one who grew up far before I was.)。只是該怎麼做,我覺得過去我已經做錯了。這些…對我來說都太困難了,似乎是從一開始就選了最困難的一條路走,卻走不好。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毛病。因為萬事不是只看結果的,過程不快樂不好,我也不能接受。我多希望一切都很完滿。

可是,這樣一想,所有的一切其實都在考驗我是否能海闊天空去接受,以及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到做好。我就寬心一些了。雖然我連這是怎麼一回事都不懂,感到痛苦,也會因此想全然放棄。不是不要去想,而是鑽進去就出不來的事情,不要管或不要計算著。天啊,我完全可以想起當年的惶惑恐慌,我真的不知道我當初可以那樣、或那樣做就解決我的問題了。那麼我現在該怎樣做呢?總是以為「有正確的選擇」,也許是吧。但「好好累積自己並完成」其實是更重要而且關鍵的事情。在沒有任何累積的情況下,大部分的選擇,都沒有意義,也不會有任何好處的。

我又打一篇廢話了。只是因為我不寫不行。我摸也摸不到想見面的人啊,這樣的日子,即使再過兩年半還有意義嗎?在某種情況下,我需要對方也許遠比對方需要我還多…在某種極為對等相似的一切情感身體需求或價值觀下,那才是理想真實的愛情。

我們只能盡早學會這個。這是我要接受我做錯的地方。先把我一團亂的事情處理好吧…我真的…完全需要處理好這些…越是一團亂,越表示我有多麼需要一個合適的人。只是我無法明白那是怎麼回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