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Madness

Louis Althusser,中譯阿圖色,是前鎮子看到的一個馬克思主義哲學家

他寫的一篇Ideology and Ideology State Apparatuses很有名。看過以後覺得寫得真好。大概我本來就對這種東西比較有點興趣。上網看wiki有關他的生平,他的那張照片看起來真讓人不寒而慄,非常陰沉。Althusser後來有了長期的精神病,發瘋勒死自己老婆。

我想到的是另一個教數學的老師。告訴我為什麼有些人會發瘋或憂鬱症,那是因為他們的思想無所本,沒有可以施力或驗證的地方。有些東西不像理工科,可以實驗或計算。像他就能透過數學去思考驗證,而不會老人痴呆或發瘋。有些人則是種田或開貨車、做麵包,實際的工作可以避免這種問題。

要看就要看作者本身有得善終的那種書,因為他的思想影響了他的一生。未獲得善終的通常都有問題。不要亂寫或亂想。

越來越覺得我這樣走下去會出問題的。這種理論的東西,要是主修理工其實也可以讀,是蠻精彩的,也蠻能顛覆自己對安全領域或真實世界的想法。為了這些理論讀外文所或外文系,除非從高中就有接觸或是一直和社會有接觸,不然不太適合。這些東西會讓你提前從理論看到世界和社會的運作模式,當然…只是理論上的種種詮釋。如果沒有歷練,就只會變成悶在象牙塔裡的概念。這些理論實在很難當成維生工具,可以當成維生工具的反而是副業,比如應而鍛鍊起來的英文寫作能力或思想厚度。

幸福是什麼?我暫且把它定義為讓自己和別人都能獲得溫暖真實的快樂和紓解、理解和需求不滿所帶來的痛苦。我覺得幸福比較重要。知道的比較多不一定比較快樂。符合別人的期待自己也不一定比較快樂。超過一般人的標準也不一定比較快樂。
我只是要不斷去確認自己不是浪費時間和寶貴的資源,不是因為畏懼或無法克服困難而轉身離去。那個目標,也許是辛苦過程中的小小真實快樂,也要值得我們去這樣追求的,不是最終有名有利就可以。長遠和短期,一生和時時刻刻,不是浮誇的未來保證或單一明確方向,也不是短暫的快樂麻醉。我相信有那樣的東西…我看過有那樣子的人,只是我一直被自己和其他事情蒙蔽了。

究竟孔子所說的「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爾」有沒有可能?
對大多數人來說,遲早都會進入死氣沉沉的時刻。有些人如我可能更早,只是吸收繼承了別人的思想或願望,生活環境狹隘,受到保護,但其實沒有什麼相對應的人生體驗。有些人可能社會化或磨練後變得世故或精明了。

至少我曾經看過這樣的一兩個人,不是等死的老人。他們的生命豐厚而滿足,充滿智慧和經驗,也仍有青年人的勇氣,即使身材不高大,背膀和內在依舊可以感受到那種強健,精神健康而愉快。所以我知道那是真的。我只是想知道怎樣才能做到這點。

也許,那也是犧牲或交換了什麼而來的。也許那種交換是正向的,所以他們才會充滿愉快的精神,累積多年下來就變得如此強壯,而不是耗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