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the steps between my pilot study to research proposal

Prof. Tsai:

這信有兩個重點:
我的pilot study和我最近的工作家庭狀況(它們影響我在pilot study分析的進度)
我想讓你們知道我其實設法解決了很多細小的阻礙和問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沒有達到預期的指標,但其實這些被解決的問題會報就是我對研究進度的證明
首先是pilot study,我知道我的結論做得有些草率,文獻回顧也沒時間放上去。所以我現在正在補救,希望不會影響您對我的評價。
我會把所有的過程結果一路很順暢過度到research proposal上去
目前的一些(已經解決的)小問題

現在正在處理的其實就是加速度資訊。雖然當天說到加速度沒什麼用,但我再分析下去,發現我可以分析鄰近ROI之間的切換時,加速度是否有增加?
這就回答了我一開始的問題。
我不需要做很精確或物理意義上的計算,我只要看著 V- fixation no. 圖,其實就是另類的 V - t 圖,我就能看到速度v的起伏,而斜率為正的時候,就是加速度a加快的時候。但我因為沒時間(其實是不需要麻煩別人---我的女朋友---再來寫程式),我只好用手動的方式去找斜率為正,而且剛好有出現在ROI區域內的fixation 線段。
(只要找速度斜率為正,這很簡單吧!但其實也是很繁瑣的過程)

目前都已經標出來了,但還要等待我做細部的計算(在所有有ROI標記區域內,有多少比例的線段,在相鄰的ROI區間,顯示了加速的情況)
其實就能證實我的假說,到底:讀者在通過main verb的時候,是否進入到predicate的時候速度會加快。
還是根本沒有這一回事。
然後我才能進一步把我的研究計畫塑造成兩種可能:
一、我的假說成立,但我上述的瑕疵在下一次試驗中都避免 解決後,再度進行更精密的測試,會否仍得到一樣的結果(搭拉,我可能發現一個科學事實)
二、實驗結果不支持我的假說,我的假說不成立。我要解釋有哪些可能的因素影響(我之前還沒列出來的,我猜可能是ROI有太多是= 0 了,導致觀察密度不夠,無法確認我的假設),再度進行更精密的測量

這方面,我會在下一篇報告的繳交時限內,密集回報給您我的狀況。
也不會需要再轉寄跟老師研究不相關的信給您了。


其實我在工作的地方,有另一個來自台師大的同事,他正巧也在做眼動實驗,不過是hot zone的
我完全能體會她的洩氣之處,因為無從分析起得到的量化資訊,只好勉強再轉做質化。問題是,她也無從轉起…因為她根本沒有預備和思考過要怎麼把量化的事情給質化。
其實所有的問題都是質化問題,只是我們都設法用量化的方式去研究它,再把數據轉為質化解答來回答。
電影Interstellar裡面,Cooper被困在五次元空間裡面時,突然領悟了,對TARS說「愛可以被量化」,其實就是透過摩司密碼傳給Murph一個至大至重要的訊息:"STAY'  才會有之後的機會,能夠把所有拯救地球的量子資訊用摩司密碼發回去。這不正是,因為相信父女之間有過愛的承諾,所以才能把資訊發回去救她。這樣的質化轉量化的典範?


另外,因為最近工作上被迫作一些有違法疑慮的非分內事情,我現在正準備詢問科技部(前國科會)和北醫的校長室對這個事件的立場表態 
很有可能是有人假傳聖旨,想要盜取個資或濫用學校的人力資源為己用。如果不是我即時喊卡,而且以下犯上,我不知道這個狀況會怎麼樣
這方面我需要分攤些心力,錄音和其他證據我已經蒐集備份好了。
昨天寄信是因為急切的需要即時備份,以求自清自保,抱歉打擾了。我其實某種程度也想知道,老師們對這樣的事件,知道有更好的處理辦法嗎?
我和上級達成共識,這個檔案不會做下去,直到有進一步的解釋。在24小時之內,我達成了這樣的結果,其實要透過很多自清、努力和向外求援。
至少我的處理方式圓滿,讓對方有台下,沒有到很難看或撕破臉,我也不用經手可能違法、不屬於我分內工作、和研究倫理有瑕疵的事情。

還有前一份工作(新北高工)有些勞資糾紛,其實就是對方一直都沒有幫我健保加保的問題,但他們有各種理由推諉,薪資遲發也是有各種原因。
我可以完、全、體、會、他們有他們的一切依法辦理,這我沒辦法催促。但我的房租油錢吃飯錢可是每天每個月都在用啊!
健保的這個事情也正在進行中,我想已經接近尾聲了,因為證據和文件也都出去了,
就等健保局下週最後的文件下來,讓他繳費。這個事情其實從九月就弄到現在,足見我們政府和學校的行政效率之差。

至於家庭的部份,我的媽媽因為有精神疾病(至少有嚴重的強迫症,其他不知道),但不願意就醫。
我的爸爸又長期縱容她,在六月的時候我帶著被毆打的妹妹去醫院申請家暴保護,又因為一些條件,來自新北市社會局的介入只能到一個程度。
所以我又開始擔心起妹妹的安危。實在是因為我不住在家,沒辦法保護她。而我媽媽發作打人的時候,我爸爸只會縱容她打人。
又經過一個暑假到現在又要寒假,我媽媽的狀況比較好了。但其實我們兄弟妹都知道,將來一定,一定要遠離這個家庭。
父母的孝養,是另一個問題,現階段我們只能先考慮自己的事情和計畫要強迫媽媽就醫。

很難想像,在各級學校裡面,還是充斥著各種違法和遊走違法邊緣的要求
身為勞工和學生,常常就是會吃虧。也只能指望我們的行政系統能介入處理,維護弱者的權益。
也請老師寬待,我的研究進度都是在日常瑣事中累積起來的。
真不是到了一個節骨眼,也不會發現自己越來越能幹。也是因為越來越能幹,才越來越會被剝削和賦予各種不合理的工作,也才需要自清自保。

其實,如果不是像我一開始就有作準備,很多事情就是默默背黑鍋或吃虧了。
最後的最後,我一樣要強調,這封信我一樣有備份到部落格上,為的就是自清自保。同時也會有其他人有一樣的困擾,需要找到這篇文章這盞明燈。
我已經不只一次被這樣的作法,能夠在當下就拯救了我還我清白。
但也不只一次,因為剛好備份的證據壞掉了,無法當下立刻證明自己的清白,就這樣被構陷入更長的糾紛中。
因為我沒有任何人可以靠,連家人和長官都不可靠,身邊都只有犬儒的弱者和愚癡的長者,
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溝通和證明方式。向世界證明,你是清白的,一切所作所為,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開心的,
浩民

--
吳浩民 Howard Wu
政治大學英語教學所  102551020@nccu.edu.tw
您可以透過 https://db.tt/XtqMCbI  加入dropbox

我是Ptt以下三個板的板主,歡迎跟我討論這些話題
Battery, Browsers, Scenarist
或是有關Linux、自由軟體、電動車、英語教學、語言學、哲學、西洋文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