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十月了。

距離我開始上一份工作有整整一年了,就是在北醫圖的工作。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早上一直想著提告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法院不是一個正義必定伸張的地方,我花費自己的特休或事假去跑法院,最後要是換來一個對方不被起訴或不了了之的結果,意義何在?

但是我心底有事情不吐不快,這不是兩造雙方彼此單純的糾紛而已。雖然對方很可能想定位成這樣,以換取無罪的判決。

這是一個系統的漏洞,正如我今年年初就寫過的,告她不單純是因為想要伸張正義,也是想讓我們的法治系統能修補這個嚴重的漏洞。我反覆思索即使結果不如我預期,能否在司法史上留下一個重要的參考資料,才是這個法院流程的真正價值。同時這也是對惡雇主的一種警訊,我相信有太多人沒有像我握有這樣的證據或這樣的背景知識可以發揮。

但是這值得我去犧牲我的假日或精神嗎?我會不會受到更大的壓力,阻礙了我目前的生活和工作?

我想最終我還是會提告,但我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會做這件事情,也許就是要利用這個國慶假日。過去幾個月我真的過得很辛苦忙碌,要不是被北醫圖這樣惡意開除,我也不會開始有現在比較好的工作和生活,在研究方法上也走上軌道。

我應該感謝這種機緣而不去提告嗎?大家心底想的應該是算了吧,不要惹麻煩上身了,人家有背景有財力陪你玩。

想到這裡,我就覺得悶悶不樂,好像一切思索的源頭和努力又回到原點,不要管這些邪惡的事情,既然幸運閃過了,就跟著這汙濁的世界一起和稀泥,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