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1日 星期六

調整時差

這裡說的時差,其實是我為了便利而一天只吃兩餐的新作息。
經過了約一個月後,我感覺體力更差了,主要的原因應該是晚上睡覺的時間不夠深眠,以及每天早上都會被吵醒。
這就算我中午有午睡,晚上回到家一樣整個虛脫。午夜之前的四個小時,一樣完全沒辦法休息或使用。

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只能重新找出另一種可行的規律。

生活品質是一種很模糊的概念,但是經過調整或有實體環境的變換,卻是很真實的提升或下降。
而我不只是想改變這點,我想連工作模式都改變。
大概這個時代的所有人都有這個夢想吧,但沒有後盾,靠自己能成功的人少之又少。

大多數人模模糊糊認為增加收入就能解決一切,或是兼職副業,我覺得都不是我需要想要適合的。
加班、兼職副業增加收入確實能改變實體環境,但更珍貴的資源如時間,卻是被浪費了。
就算是包租婆地主之子可以不工作就養活一家人,那種生活也不是我想要的。

達到平衡才有可能進入下一個階段。
但是我該怎麼做呢?
回顧過去半年,我應該沒有浪費任何可行性或時間金錢資源在發掘解答,但依然無法突破。
雖然說一些失敗或無疾而終的情況,並不是最好的,但這些情況也表示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我已善盡所有可能性了。

這真的是種無形的迷宮。所有人都在自己的無形迷宮裡面尋求出口,都夢想著有合作逃出的可能。
不是祈求遙不可及的上游社會,但連一絲實質進展都沒有,真是人生的巨大絕望。

Netflix 有一齣紀錄片"Tiger King",我認為很真實的描述了我所思考的商業模式和人生困境。

所謂商業模式,就是一種可證獲利的框架。但商業模式本身也可能不道德。
要另闢路徑,找出既符合道德,又能獲利的框架,可以說是難如登天。
目前我們所習慣的上班生活,其實就是對雇主來說正獲利的一種框架。但還有其他的框架正在壓迫我們,比如地主房東坐地起價的房價,比如超長工時或通勤、比如資訊的競爭淘汰。全球化的情況下,除非有新的技術或商業模式被發展出來,框架的壓迫只會越來越嚴重。

這不是逃避競爭或不加強自己,而是無路可走,即使所有的進步方法都用上了。框架依然是溫水煮青蛙,甚至是殺雞取卵的方式把普通人都趕盡殺絕,沒有產下後代或其他進步的可能性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