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新工作室地點

有段時間沒有報告工作室的情況了。鉑諾思科又開始尋找新的辦公地點了,這次不是要找更小的地點,而是要找更大更好的地點。因為無法聯絡上假房東的關係,也無法證實他和房屋所有人的關係,所以不能匯款(當初他給的是他的個人帳戶)。大家應該沒碰過房客拼命連絡房東想付房租和確認,但房東卻避不見面且不敢來要錢的情況吧。這房子肯定有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我想比較理想和正確的情況是最晚大概住到10月,趁著冬雨來臨之前就得離開了。我並不想要無限占用這個空間,何況這個空間問題太多,壁癌粉塵不斷掉落。

 


因為這個疫情的關係,我提前體驗了如果完全在家做我現在的事情,與公司開單系統、同事的遠端合作模式會有什麼困難。我這端的問題在於需要擔負的成本和空間遠比我想像還要高很多,絕對不是一張桌子就能解決。要能專心工作需要的空間選擇其實必須付出相當大的成本,也不是一般的商務中心租借專用小辦公室就能解決。

目前找到一些地點都要花上大約兩萬六的價格,這些條件是能把住家停車和工作室健身冷氣洗滌養寵開伙等都合在一起的情況下。因為內湖和土城是我的兩個端點,變成我只能找中間線或靠土城端的才有辦法。這樣的情況下,我開始思考單程"僅"為一小時或一小時多通勤的情況,位在台北市中心或內湖的公司就會無法找到夠格的technical writer來工作了嗎?

以它們開出的薪水,工作人員必須被擠到很遠的新北市第三環才有辦法維持生活。其中又有許多公司是因為台灣的產業屬性和出口導向,需要的technical writer能力較為低端,成本也相對侷限。基本上是無法做為推升公司開發或產品的腳色。在成本和開發無法與中國競爭的情況下,多數台灣企業的選擇是直接收攤倒閉或加入中國,把產業整個外移並把產業know-how都給外人學走了。無論是哪種,中小企業基本上很少看得長遠。

 

前面提到的兩個端點,基本上是在這個惡劣的大小環境下存在著的。這個環境越是惡劣到企業體會到要存活下去,就必須尋找解決方案,不論是看長遠或短期的緊急救火,都體驗到勢必要經歷一番磨合且不能放棄,那麼鉑諾思科的價值就會彰顯並存活下去。

公司那段的問題則是如果沒有強制統一溝通管道,使所有溝通訊息和決策都能被存在某個開單系統上,那麼我也無法正常作業。所以鉑諾思科要能成功的要素,其實是至少要先解決這兩個端點的問題。如果無法,那就表示也許台灣現在或短期內依舊無法撐起這樣的企業解決方案。因為需求沒有強到公司那邊的端點願意改善。

 

我這側的端點,可以把工作環境和居家住屋,用租屋或較便宜的購屋地點做解決。但公司端如果不願意把訊息或決策做控管,我這邊就會像是破了許多大洞的網,無法撈起什麼,連過濾都沒得過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