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還有510元儲值在影音店

剩下幾部想看的

哥吉拉2
韓索羅

這周要帶回去土城的:
  • 一箱書
  • 一台小循環風扇
  •  zf4
  • 大抽風扇
  • 夏天衣服(?)
  • 統編發票包 
  • 雯的大台PC? 
  • 小k花

可以清洗給大光的
兩個背包(一大一小)

帶回來基隆
  • 買鈕扣電池 x2

巧的是今天晚上洗澡用的瓦斯也沒了。正在思考要叫20kg (766ntd)還是16kg (619ntd)的,後者只能用一個半月。目前預估是十二月底要搬空,但總覺得可能沒那麼順利。(可是我也不想拖)。價差才150ntd左右,還是找大的保險一點。免得最後幾天沒瓦斯洗澡或是得再叫一桶。

PS: 剛才發現有存氣優惠, 之前的殘氣(6kg)至少已經可以叫一個最小的(4kg)了。那這樣的話,也許買16kg的就好了。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Appier 面試心得(一)(二)(三)

標題為part1的原因是,本來預期只有一次,沒想到key man當天已經離開了,所以無法定奪,只好再約下一次面試時間。

會造成這樣的問題主要有兩個因素:

權責單位不清,特別是"責任"這件事情
面試時間約定太晚,且流程不清

九月十二第一次去,約下午六點半。我提早半小時到

等著等著就七點了

七點半面談結束,等著等著又八點了



人資Amanda要不我不要離開,可是我也沒東西吃喝,只好自己去旁邊的飲料櫃拿東西

 隔週九月十八再去一次


轉換率是一切最大的問題,就算在新創也是一樣。
更何況是一間以時間和金錢轉換效率為豪的廣告科技公司。
面試者的時間和董事長一樣寶貴,從另一方面來看,它們覺得"你為什麼要來",而不是"感謝你願意來,我們確實求才若渴"。美皮台骨的思維一樣存在於這間公司。



建議改善流程為:




不過我還是相當高興能被appier賞識,而且台灣很少有公司群聚一百多個純軟體RD,這樣的環境對我這種特殊型的technical writer簡直是最佳職業環境。

話說Thinkpad的穩定度似乎沒有我預期的好,比macbook還要差。即使年分比macbook還要短,才兩年多而已,用著用著螢幕和很多軟硬體功能(觸碰版、觸碰螢幕、小紅點, latch連接點)都開始嚴重故障無法使用,速度也變得很慢(散熱不良),導致我快速打字時會不自覺越來越用力(最為人讚道的thankpad鍵盤也開始不順暢?),讓我的手指有點痛。

新創公司往往以"扁平化"為自豪,但其實嚴重的問題是"責任劃分不清",導致許多元老有權無責,畢竟擔負責任和願意主動承擔失敗,是一件違反人性直覺的事情。有很多人會說這是"流程"沒有確立。一間公司要能成長,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畢竟我們雙方賭下去的不只是面試時花費的時間,更是未來共事一起打拼成果的幾年精華時間,時間才是最珍貴的且無可取代的資源,要成為市場先行者或搶奪佔有率,就得看執行者的承擔失敗和管控自己時間消耗方式的責任心了。


面試者:

joC

joE 有一種敏銳感,即使我還沒說太多,他還是問了,你是要找full time的工作吧? 不確定是從我過去的工作經歷或時間來判斷,還是感覺到我"自覺時間寶貴"想多接觸不同的公司。我確實在找新加坡和日本的工作,而且預計想在兩年內通過N1到日本工作。樂天會是很好的第一步,而



當天我八點半離開。



Part 2 第二部分的面試其實是我主動提起的,主要原因是,這個職缺其實在第一次面試的時候我才知道公司內已經有一個technical writer。既然這樣的話,那為什麼他沒有來面試我呢? 所以請HR約一個時間來談談。



Part 3 收到面試結果通知
早上才說面試結果會在下周公布,結果當天中午就收到信(而且是檢查垃圾信件夾)用罐頭信回復沒有率取。

為什麼我知道是罐頭信呢? 因為信件的內容是系統預設的公版啊!! 我在其他公司也有收過一樣的內文,而且系統自動發出的,會顯示為no-reply還被歸類到垃圾信裡面。可以感覺到這間公司其實HR部門....不太靈光。


Conclusion
既然沒有錄取了,那心得可以老實說。Appier 這間公司給我一種亂糟糟的感覺....
為什麼這麼說呢?
所有的appier人員,從進門到結束面談,都沒有一個曾經自我介紹自己的名字和稱呼、職位等,我完全不知道是在跟誰說話。
從招募流程、該問的問題,面試考官完全沒有prepare或事先閱讀過,以及大量的使用"Scrum"、"agile"等關鍵字,而實際上卻沒有對應的做法

薪水則是放到最後一個Stage 3才談,如同過去的經驗,這代表通常對方不是很想要用你,或是根本搞不清楚面試者的實力在哪裡以致無法定價。


不過這可能是我最後一間在台灣面試的公司了,所以,也沒什麼放在心上。
就是按本來的步調去面試和準備日檢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正在變遷的台灣社會 和 軟硬體

昨天去買東西,發現豆漿店的兩個男生是外勞,要很仔細看才會發現,不是說歧視,只是很驚訝台灣也跟日本一樣,餐飲業出現外國打工者了。至少比去工廠或遠洋漁船當漁工還要安全多了吧。不過,他們看起來非常疲倦的樣子,畢竟是大夜班,也許這還是他們的第二份工作。有時候碰到這些外籍勞工,都不知道要怎麼做,多看他們一眼又怕被覺得是歧視人家,只好假裝沒看到或當作它們是本國的路人。

世代差異很大的原因在於會不會使用電腦,以及是否能用電腦查證或賴以做收入的生活模式。許多"被淘汰"的老人就是屬於不用電腦也不會怎麼樣的,只要有智慧型手機可以看line或流言八卦即可的。這種謠言的溫床,簡直是數位時代的疾病集中營。

現在公司還沒有生意,正在猶豫是否要此刻就投入資金買新桌電。又檢查了一下,即使是HP或dell,新的也要一萬五左右。看來最划算的做法還是把那台爛套裝電腦拿去檢修,繼續撐一年也好。如果花了一兩千,能用一年多,應該也算夠本了,但是就怕因為用料實在太爛了,這個修好其他的馬上壞掉,這樣根本不划算。套裝電腦甚至一年保固都撐不到就掛掉了。以後如果要買,只買hp/dell的,至少能到府收送。已經給ASUS兩次機會了,使用經驗都很差。難怪人家說他品質以卵擊石。用料根本是C或D級品。


如果這樣,同樣的預算是不是乾脆給藝人店(欣亞)拼裝給他賺? 用料雖然有保證,都是正原廠且很耐用,但這就又沒有到府收送了。我如果在外面工作,實在不能再花時間處理這種鳥事情。根據過去的經驗,這種拼裝的,還比套裝耐用太多,基本上一定可以用到五六年很夠本,然後零件可以慢慢換,因為不會壞一個就全部掛掉。

說回來,這樣乾脆買筆電,至少用料比較好。不是用電腦打遊戲的話,筆電確實可以用個三年。

到時候土城這邊,走道的牆壁和天花板會重新牽網路線,可能會用辦法把數據機掛在走廊,這三個房間的收訊都太差了。

還有好多事情要做。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太過擁擠

都市,連機車停車位都沒有,加上人行道的設計不良,導致人人進入這個區域生活和洽公的,都很不快樂

避免這情況必須利用網路把工作位置和產業往城市外推送

住過中和、台中、公館、嘉義、基隆、回來土城,慢慢發現為什麼我喜歡土城:
寬廣的人行道,充足的路邊公有停車位
雖然2019年的現在,越來越多人車湧入居住,但比起來還算是比較舒適的。

今天去到台大醫院,醫師跟我說百憂解廠商確定今年底會退出台灣,健保局跟它們的談判破裂,價錢壓到太低它們決定走人了。所以剩下的庫存藥物都會盡量集中到台大。因為強迫症的關係,從2012年就開始吃到現在,他對我的幫助很大,幾乎像是魔法一樣。那時候我25歲,現在已經32歲了。曾經擔心會不會有副作用,但不吃或斷藥造成的問題更大,副作用像是食慾變好根本算是可以忽略的。

我的工作和強迫症也有關係,意思是,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能做得那麼好,對於細節或資訊的挖掘、邏輯上的組合完整程度極度要求。

曾經吃過學名藥,但根本不行,會出現一些很嚴重的症狀,像是前額麻痺,嚴重恍神反應遲緩等,自己都覺得好像要變成殭屍了。總之百憂解幫助我專心和成功的打拼了這幾年事業,要是能早一點接觸到他也許我高中和大學的路就會不同了。現在他要退場離開台灣了,我也正在學習靜心正念(mindfulness)的方法,雖然不是期望能完全斷藥,但也許能幫助我不需要吃原廠的百憂解(Prozac)了。

感謝你百憂解。
很多人對你有許多誤解,但你幫助的人遠遠超過造成的傷害,對這些人來說,你就像是他們身體不能自行製造的某種血清素或維生素一樣,需要有你才能正常運作。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物資去留列表

這篇是紀錄物資的處置,還會更新

帶走

帶到中和


  • 太陽能燈、草皮x2 (中和最大的後陽台)
  • 烏龜和她的浴缸
  • 太陽能燈
  • 洗碗機
  • 防潮箱

帶到土城


  • 划船機(土城)
  • 鐵架(土城)
  • 一堆三層櫃
  • 洗髮精等物


第一批先帶走的 (十一月底開始):


  • 書本和燈泡
  • 小K的床
  • 夏天衣物


中間批次帶走的


  • 小K的骨灰
  • 小K的盆栽
  • 檯燈 x2 
  • 延長線、網路線等物
  • 夏天被子、水墊
  • 蒸氣拖把
  • 咖啡機、咖啡豆
  • 投影機
  • 烤箱


最後一批帶走的

  • 烘衣袋
  • 抽氣扇 x 2
  • 螢幕 (別忘了我還有大約800ntd在dvd店)
  • xbox
  • 電腦
  • 小米空氣清淨機
  • 小喇叭、藍芽喇叭
  • 小米掃地機器人
  • 冬天衣物
  • 除濕機 x2
  • 戶外噴水頭和水管
  • 大同電鍋



可能先帶回土城再移至他處

  • AP、小米攝影機x2 (可能拿去貢寮)
  • 冰櫃
  • 一堆鍋子
  • 划船機
  • 電鋸、電鑽、充電器
  • 電池門鈴
  • 摺疊洗衣籃 x 2
  • Brita 濾水壺


捐給大光兒少的

(這些應該是最後一批)

  • 床架、床墊
  • 衣櫃
  • 洗衣機
  • 冰箱
  • 大電風扇 x 4
  • 小電風扇 x3 
  • 吹風機 x 2
  • 暖氣機
  • 沙發 x2 
  • 衣架
  • 捕蚊燈
  • 小型收納箱(衣物用)
  • 裝飾用大樹書架
  • 一些浴室用塑膠架
  • 一堆杯子
  • 一些背包? 


要賣掉的近全新物品


  • 兩隻小炒鍋
  • 瓦斯爐(接瓦斯桶的那種)


要賣掉的磨損物品

  • 塑膠巧拼
  • 方塊地毯

可以丟棄或留下的不要物品

  • 舊安全帽
  • 木板
  • 爛吸塵器
  • 一堆桌布
  • 木抽屜 x 5
  • 大垃圾桶



2019年11月11日 星期一

阿咪拔牙洗牙

今天是周一,只有我一個人負責抓他然後把阿咪塞進貓背包,很難做到。
阿咪已經禁食一個晚上了,洗牙結束後回來他也沒吃喝。所以已經一天沒吃喝了。
比較讓我擔心的是醫生說他的牙床嚴重感染
















本來以為是只有一個蛀牙而已,沒想到從臉頰摸他會閃躲的時候,其實已經是嚴重感染了。總共那邊拔牙兩顆。醫生說貓很難刷牙,所以一但蛀牙,大概也只能這樣處理。總之我想研究一下有什麼讓蛀牙的時機、機率和嚴重程度降低的方式。不然我真的很擔心他們老了會無牙,太可憐了。

2019年11月8日 星期五

金色陽光

現在可以說是一年中基隆最舒適的時候。
這段時間很短,大約只有一個月不到。




加了一顆蛋,味道有比較好,但澱粉還是吃太多了


2019年11月5日 星期二

今天進度 - 工會

今天才知道工會有三種,剛開公司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所以規定我勞保必須找一間工會加入,但我的工作性質比較特殊,我到現在都沒碰過真正同行的同事啊。找新北市的工會,結果過濾後得到兩個可能的結果。

另外,工會還有分"等級",或是說性質不同。總共有三種性質的工會: 企業工會、產業工會、職業工會。只有職業工會在法律上能提供加勞保的服務,但往往抗爭的時候是產業工會出來帶頭,然後企業工會去跟老闆談判。所以不同性質或等級之間的工會,有時候明明看起來是同行,但會有一些利益或派系衝突,這是我今天才明白的。

新北市電腦文書處理人員職業工會、另一個是新北企劃經理人職業工會。結果前者是專門給keyin人員加保的工會,類似小說家或報社的keyin人員。我還以為是像我這種knowledge base建立的technical writer。後者的話,基本上什麼神奇或比較近代無法分類的職業都可以加保了:  寵物溝通師、網紅、特殊行業的顧問稽核、還有像是我這種技術文編、資訊處理流程規劃、資料庫知識庫結合的職業(不屬於翻譯,翻譯只是我工作的一小塊)。

這過程中,我突然覺得這越來越像是玩真的了。
應該說,雖然有市場和客戶,但我目前還是不知道怎麼找上他們。或是它們會怎麼、要怎麼找到我。我現在去搶單兵(企業職缺)的位置,並想辦法說服他們把工作整個包給我,但我的計價公式、明細還沒那麼清楚,即使我知道這是互利雙贏的情況,卻還有很多工作要先釐清才能讓第一個客戶上門並滿意。即使我已經跑了許多客戶,但總是差那一點點就能成交。我想知道還差什麼,這讓我感覺緊張和擔心。還有好多事情要做

喔,今天自來水公司的人有來。他又是中午的時候來,然後不按電鈴就在外面大喊,真的很討厭。他說我的水費有1700多,是不是有漏水還是出問題。我說因為有養東西,其實就是烏龜。奇怪,夏天的時候並沒有那麼多水費啊。難道有其他地方漏水,還是24hr的小量溢流有這麼多費用?  也許跟我夏天的時候一天洗澡三次有關係。也有可能院子裡面的花圃廢土底下水管有破,之前老頭就是在修這個,修過了但不知道效果怎麼樣。因為第一年我都沒有用後面的水龍頭。

總之這方面再觀察一下,現在進入冬天, 水確實可以不用像夏天用溢流的方式去補充維持水質水量,因為烏龜吃少拉少了。

今天趁著沒下雨,想去看看球子山燈塔的入口,結果鐵絲網破洞被補起來了,我沒辦法進去管制軍區。來了一年多但一直沒機會去。基隆市政府去年就說要開放,我想可能到我農曆過年前後離開這座山,都還沒開放吧。







郵輪剛好在那

現在是十一月初,去年的這個時候,是一年當中天氣最好的時候。大概十一月中就要開始每天24hr下雨到明年五月結束了。

2019年11月4日 星期一

預計要捐贈到大光兒少之家的物資

今天花了時間去一趟,位置在一個山上的小社區入口處。
突然間本來有點猶豫的事情變得很清楚: 洗衣機和冰箱也直接捐贈出去好了。

我現在缺的是公司開展業務的機會和運氣,不是這些不能帶回去土城的物資。
(這樣一想,如果有朝一日到日本或新加坡發展,那些家具或家電也是帶不走的東西,果然核心業務這種抽象的事物,往往不是一般人肉眼看得到、摸得到、可以住在裡面的東西,雖然這些實體的家具工具等東西很重要,但不能被它們束縛而無法發揮自己所有潛力和公司業務的能力)

剛好碰到牧師跟他聊了一下,目前他們有23個院生。大光兒少已經12年了,真的不簡單。這樣的話,確實最實用的東西會是我的衣架衣櫃、兩組雙人沙發、冰箱、洗衣機、多組電風扇這些沒錯。多了幾組這些東西的話,就更適合他們的家庭運作。


預計搬走的時間是農曆年前後,也許到那時候回來看這篇文章,很多事情已經有不錯的進展了。希望如此。





















離開大光以後,到附近的情人湖公園看看,原來情人湖的本體湖水、吊橋還要從這附近走山路過去,大約不到一公里,要十分鐘左右。但是我穿著車靴就不打算走了,即使當時天氣不錯,涼爽陰天。還是早點回去把工作告一段落比較好。下一次再來。






這台蒸汽火車放在這裡,靠近的時候會聞到一股很濃烈的柏油或油漆味。這是山區,為了防鏽可以理解。這裡的場地比台北市228公園還要好,景色也是。可惜沒有做更多的規劃,真的要介紹火車頭的話,應該可以做更多發揮的,畢竟基隆也是台灣鐵路歷史的起點。







幽靜的小路很有日式風格,整理得不錯。但這次沒上去看看

這面牆原來是利用山泉水做滴落式水牆,還不錯的巧思,水聲很舒服。

總感覺,要把一個租屋處再度清空,有點可怕。東西不是搬回去屯起來,而是真正送給有需要的人了。花了好幾萬買的東西,不再需要,即使賣掉也許只有一萬元能回收。但當下真正能讓我需要的,反而是繼續往下一個階段邁進。我有點難想像接下來幾個月我緊鑼密鼓的到處騎車跑業務那種生活,所有的生活必需和硬體需求被降到最低限度,回去擠在原本的老家。這樣要撐到第一張訂單進來。真有點害怕。

完全只有不斷豐盛自己內在知識技術能力和精神的未來這幾個月,其實壓力也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