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Promotional letter 1

這個工作的難度在於它不是線性的,除了階層架構是最基本的以外,還有抽象化的部分。




本篇文為寄信用:

在疫情蔓延之際,能撐到最後的才是贏家。鉑諾思科陪你一起用最佳成本,重新打造企業知識庫和優化遠端工作流程,隨時再出發。


鉑為稀有的貴金屬,常作為化學反應之催化劑,本身不被消耗。鉑諾思科期許自己能成為各產業公司研發的催化劑,增加各部門的反應產能。

我們承諾以誠實和軟體業帶來的先進思維為您規劃屬於貴公司產品的文件和知識庫、適合貴公司的交流方式。

這是一門紀錄思考歷程的科學。

請於下列表單中填寫貴公司的資訊,我們將會在一日內回覆。謝謝!





2020年5月27日 星期三

決定購買g suite basic

大約過了半年多,實際上寄送一些開發信後,發現用私人信箱還是很容易被其他公司誤會是單純的員工想向對方公司購買它們的產品。
所以決定購買公司專用的信箱,表示是公司對公司的身分,以及洽接業務的用意。

之後再來看看有沒有改善情況吧。

2020年5月20日 星期三

速記: 客戶辦公室搬家

雖然叫做客戶,但其實是我目前上班的公司。只是自己開了公司以後,思考的角度不同了,也變成希望能增加客戶。

新的辦公室容納了至少以前分散四個辦公室的人員,目前有上下兩層。但不知道為什麼從第一天見到這新辦公室開始,就覺得這公司即將僵化,無法再前進了。也許是辦公大樓的風格,燈光以橘黃色照射在石板的地板和牆壁,整個廳堂走廊都是橘黃色的,感覺老氣死板。辦公室內部以白色為主,照明充足,但方塊地毯則是相當老舊骯髒,滿是灰塵。應該是前房客的公司留下。

雖然公司是由很多抽象和實際的東西組成的,但原本期望換一個實體空間能讓所有人煥然一新,充滿精神的感覺卻是落空了。

新辦公室並不是毫無優點,許多設計良好的大小會議室,以及良好的空調系統。但有一個線索現在才能知道,看到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後,會發現自己對於改變流程的無能為力: 原來有這麼多人(眼睛所見),而且是這麼普通且不肯改變己見,或為自己能力變強的利益而奮鬥的上班族。我做得再多,所做的事情就像是把水灑在熱鍋上,一下就不見了。


這種情況讓我的假設和工作模式的基石鬆動了,並不是所有人都想奮鬥或學更多,即使對自己有利益也是一樣。更多更多的人是寧可放棄這些好處,也不想做任何事情的。對於這樣的人,我拿它們沒有辦法,我設計的模式,對他們不起作用。


我原本的假設是,即使多數人不聰明,也都傾向為自己的利益而爭鬥或做出自私的行為。但是當一群人不只不聰明,連自私都懶得去自私的時候,這種模式是無法起作用的。會有這樣的情況,我估計是幾個因素:

缺乏獎懲因素
不想再換工作(這是最後一站的想法)
本質上的非常不聰明
綜合因素導致的能力不足
對於工作內容或執掌產品毫無興趣或責任、期待
不斷被輪調,導致對負責的產品沒有歸屬或深入經營感受
責任切分嚴重不明(同時也是利益的分配方式不明)



我舉幾個範例: 跟一般人的差異

有一個同事,不管別人給他的真實有用的建議有多大或多小或是多中性,他第一個反應都覺得自己是被羞辱。然後才表達出強烈拒絕改變的結論。所以他永遠不會改變自己的看法和做法,即使對團隊造成困擾和嚴重的資源浪費都一樣。因為已經過了試用期了,公司也沒有冷處理他的實際作為,所以變成了一個不定時炸彈,每隔一段時間負責的工作內容就害牽連進去的工程師一起大爆死,幾個月的團隊努力完全是做白工。實在頭痛。

另一個人則是被其他人回報: 很難溝通 (完全不接受別人意見)。但這個同事與我相處時卻沒這種情況,所有指點的部分他都相當同意且欣然改進。所以我認為應該是指出錯誤後,引發他想改變的因素沒對到(他無法理解其正確性),不是什麼階級或資深的問題。畢竟我也不資深,只是指出錯誤點的部分相當詳盡,他完全能理解其邏輯性就馬上很高興的學到東西的反應。


一個公司如果很大,確實會有各種特性的員工。但我觀察的結果,他們都有非常相像的一些明顯共同特質,只是身在其中的人不會發現,要外人才一眼看得出來。就我觀察,FP這間公司的共同特質應該是"享受當下擁有的福利,盡量不超出自己超小的專業舒適圈 (傾向不對旁人求援或做出有互惠性的學習求教)"。會離開一間公司,一定是與這公司價值觀或目標的不符合,而這個不符合已經超過了原先符合的比例了。

雖然我相信緣分和運氣裡面隨機的成分,但長期下來集體卻有意識的往更壞的方向去做擇選,只是因為愚蠢。這則是我無法接受的一種價值觀: 完全不會從錯誤中學習。


就我自己的情況而言,另一個沒想過的是,公司的地理位置、實際辦公室裝潢風格和停車方便程度也會影響我這麼大。原本以為占比不大的,沒想到確實有所改變。每一次到新的公司或辦公室,也是以這個做為第一印象去判斷是否適合自己。是否能接受在這樣的環境空間氣氛裡度過生命中的一段時間,或是變得像是這辦公室裡的其他人。

辦公室的環境和採光、空間安排,也展現了公司高層對什麼細節看重。總之,在這個細節上,我覺得變得是比之前更差了。雖然會議室變多了,採光通風也變好了,但只是一種能把所有辦公室人員統合裝在一起的感覺。


2020年5月15日 星期五

2020年5月8日 星期五

33 y and things start to change

過了三十三歲。發生一些改變。
首先是台大醫院不再提供百憂解,對於強迫症如我吃了八年的原廠藥,這一天終於來了。百憂解的退出其實是台灣健保局的一大失敗,認為所有藥物都能像是菜市場砍價一樣,外商退出市場也確定永不回頭,而同樣的副廠藥產品,一樣的學名藥,效果就是比較差。

換了一張滿意的新床,雯的舊床用了超過20年,但一直沒有錢更換。花了一些功夫比較現有的是合適床款,這確實是一件人生大事。在老k和土城富淞之間的床款做了比較,最後選了土城的

開始以公司的身分與以前沒有來往過的公司聯絡。屬於上下游或同利基、能擴張市占率的,這樣的思維和以往幾個月以"職缺需求"的角度去開發,是完全不同的。說服力更強,同時需要更好的模板化訊息和分析能力,說服企業的負責人或HR,這可能是雙方互利的一種合作開發、市占率成長經驗。

這時候,我才真正發掘自己面對的競爭對手是誰。雖然沒有專門做technical writing service的公司,但是做類似Knowledge management的本土公司並不少,他們都有自己抓住的各行業老客戶。我必須去搶他們沒有辦法踏足的產業或公司。市場定位突然變得明顯起來。

這有點像是豁然開朗的另一種版本,像是摩托車長途旅行,從台三線的繁華市區,突然騎進山裡的道路,就那麼一條,突然景色完全不同,只剩下自己和車子引擎的聲音。連自己都不太相信順著這條路下去可以到下一個縣市的大城鎮的感覺。陌生又興奮,期待又緊張的感覺。


這個時間點,差不多也該完成人生的另一件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