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Appier 面試心得(一)(二)(三)

標題為part1的原因是,本來預期只有一次,沒想到key man當天已經離開了,所以無法定奪,只好再約下一次面試時間。

會造成這樣的問題主要有兩個因素:

權責單位不清,特別是"責任"這件事情
面試時間約定太晚,且流程不清

九月十二第一次去,約下午六點半。我提早半小時到

等著等著就七點了

七點半面談結束,等著等著又八點了



人資Amanda要不我不要離開,可是我也沒東西吃喝,只好自己去旁邊的飲料櫃拿東西

 隔週九月十八再去一次


轉換率是一切最大的問題,就算在新創也是一樣。
更何況是一間以時間和金錢轉換效率為豪的廣告科技公司。
面試者的時間和董事長一樣寶貴,從另一方面來看,它們覺得"你為什麼要來",而不是"感謝你願意來,我們確實求才若渴"。美皮台骨的思維一樣存在於這間公司。



建議改善流程為:




不過我還是相當高興能被appier賞識,而且台灣很少有公司群聚一百多個純軟體RD,這樣的環境對我這種特殊型的technical writer簡直是最佳職業環境。

話說Thinkpad的穩定度似乎沒有我預期的好,比macbook還要差。即使年分比macbook還要短,才兩年多而已,用著用著螢幕和很多軟硬體功能(觸碰版、觸碰螢幕、小紅點, latch連接點)都開始嚴重故障無法使用,速度也變得很慢(散熱不良),導致我快速打字時會不自覺越來越用力(最為人讚道的thankpad鍵盤也開始不順暢?),讓我的手指有點痛。

新創公司往往以"扁平化"為自豪,但其實嚴重的問題是"責任劃分不清",導致許多元老有權無責,畢竟擔負責任和願意主動承擔失敗,是一件違反人性直覺的事情。有很多人會說這是"流程"沒有確立。一間公司要能成長,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畢竟我們雙方賭下去的不只是面試時花費的時間,更是未來共事一起打拼成果的幾年精華時間,時間才是最珍貴的且無可取代的資源,要成為市場先行者或搶奪佔有率,就得看執行者的承擔失敗和管控自己時間消耗方式的責任心了。


面試者:

joC

joE 有一種敏銳感,即使我還沒說太多,他還是問了,你是要找full time的工作吧? 不確定是從我過去的工作經歷或時間來判斷,還是感覺到我"自覺時間寶貴"想多接觸不同的公司。我確實在找新加坡和日本的工作,而且預計想在兩年內通過N1到日本工作。樂天會是很好的第一步,而



當天我八點半離開。



Part 2 第二部分的面試其實是我主動提起的,主要原因是,這個職缺其實在第一次面試的時候我才知道公司內已經有一個technical writer。既然這樣的話,那為什麼他沒有來面試我呢? 所以請HR約一個時間來談談。



Part 3 收到面試結果通知
早上才說面試結果會在下周公布,結果當天中午就收到信(而且是檢查垃圾信件夾)用罐頭信回復沒有率取。

為什麼我知道是罐頭信呢? 因為信件的內容是系統預設的公版啊!! 我在其他公司也有收過一樣的內文,而且系統自動發出的,會顯示為no-reply還被歸類到垃圾信裡面。可以感覺到這間公司其實HR部門....不太靈光。


Conclusion
既然沒有錄取了,那心得可以老實說。Appier 這間公司給我一種亂糟糟的感覺....
為什麼這麼說呢?
所有的appier人員,從進門到結束面談,都沒有一個曾經自我介紹自己的名字和稱呼、職位等,我完全不知道是在跟誰說話。
從招募流程、該問的問題,面試考官完全沒有prepare或事先閱讀過,以及大量的使用"Scrum"、"agile"等關鍵字,而實際上卻沒有對應的做法

薪水則是放到最後一個Stage 3才談,如同過去的經驗,這代表通常對方不是很想要用你,或是根本搞不清楚面試者的實力在哪裡以致無法定價。


不過這可能是我最後一間在台灣面試的公司了,所以,也沒什麼放在心上。
就是按本來的步調去面試和準備日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