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8日 星期五

33 y and things start to change

過了三十三歲。發生一些改變。
首先是台大醫院不再提供百憂解,對於強迫症如我吃了八年的原廠藥,這一天終於來了。百憂解的退出其實是台灣健保局的一大失敗,認為所有藥物都能像是菜市場砍價一樣,外商退出市場也確定永不回頭,而同樣的副廠藥產品,一樣的學名藥,效果就是比較差。

換了一張滿意的新床,雯的舊床用了超過20年,但一直沒有錢更換。花了一些功夫比較現有的是合適床款,這確實是一件人生大事。在老k和土城富淞之間的床款做了比較,最後選了土城的

開始以公司的身分與以前沒有來往過的公司聯絡。屬於上下游或同利基、能擴張市占率的,這樣的思維和以往幾個月以"職缺需求"的角度去開發,是完全不同的。說服力更強,同時需要更好的模板化訊息和分析能力,說服企業的負責人或HR,這可能是雙方互利的一種合作開發、市占率成長經驗。

這時候,我才真正發掘自己面對的競爭對手是誰。雖然沒有專門做technical writing service的公司,但是做類似Knowledge management的本土公司並不少,他們都有自己抓住的各行業老客戶。我必須去搶他們沒有辦法踏足的產業或公司。市場定位突然變得明顯起來。

這有點像是豁然開朗的另一種版本,像是摩托車長途旅行,從台三線的繁華市區,突然騎進山裡的道路,就那麼一條,突然景色完全不同,只剩下自己和車子引擎的聲音。連自己都不太相信順著這條路下去可以到下一個縣市的大城鎮的感覺。陌生又興奮,期待又緊張的感覺。


這個時間點,差不多也該完成人生的另一件大事了。